第三十四章 饕餮

        

“依依?”


        

临依蓦然回神,眼前是薛秋被放大的俊脸,她往后退了一步,让两人维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里:“你……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是想图谋不轨吗?”


        

因为暖气开得足,两个人都只穿了里面的衣服,比如薛秋就只穿了一件低领的毛衣,精致的锁骨都暴露在空气里,刚才靠还她那么近,她一不小心看到了点什么。


        

室外白雪飘飘,室内春意盎然,临依被迫吃了口嫩豆腐,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被放进了蒸锅里。


        

薛秋看了眼临依的耳朵,仿若浑然不知:“我这不是看离得远说话你听不到吗?问你两遍了,今晚想吃什么?”


        

临依在警局绞尽脑汁跟刀鸿远斗嘴皮子斗半天,像是累死了数不清的脑细胞,此时回家了都还有点恍惚,不知不觉都已经晚上了,她摸摸肚子,怎么被人一问吃什么,这肚子就唱起了空城计了。


        

她感觉自己真心不适合跟人斗智斗勇。


        

“我想吃排骨……”临依突然想起,“我在你这蹭了多久的饭了?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薛秋一副惊奇的表情:“你还记得啊?你想好要给我做什么蛋糕了吗?”


        


        

您家大业大的爹买不起一个蛋糕?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临依一言难尽,她这段时间除了蹭饭欣赏帅哥的脸,就是亲妈抓着陪贵妇,再后来直接进了匪窝,出了匪窝又进了医院,你倒是给我时间想?


        

“我……我、我没有想好,你帮帮忙把我的选择困难症治一治,我估计就想好了。”


        

这小公主怎么会有什么选择困难症?


        

薛秋还认真思考了下,说:“这我好像还真不行,我没有学过心理学,没关系,还有十天呢,够你做选择了吧?”


        

临依忍不了了,头上那把刀咣当一声掉下来,把她名为理智的那根神经砸断,她问:“你爸连生日蛋糕都不给你准备?!”


        

薛秋表情一变,自嘲一样笑了笑:“他怎么把这种小事放在眼里……”


        

“这怎么能是小事?!不是……我是说我一定会尽力给你准备生日蛋糕的!”她感觉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


        

薛秋脸上尖锐的嘲讽散去,神色柔和道:“我们一去做怎么样?正好我也想学做蛋糕,你就当是教教我,好吗?”


        

美色当前,哪有说不的理由?


        

临依说:“还是不了吧……”


        

她还真的说了不,实在是害怕美色误人,她到时候只顾着看人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生日蛋糕?


        

薛秋一脸失望:“我都教你做菜了,你竟然不教我做甜点!”


        

临依如遭重击,他怎么可以露出这种表情!


        

她推着薛秋进厨房,她快被饿死了!


        

“饿!求求了!只要美食在前!管他什么蛋糕奶糕只要是我会的我都教!还有!不要让我做选择!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薛秋嘴角扬起,打开冰箱,拿出了一块排骨。


        

明明都说了想吃排骨,怎么还说不要做选择?


        

临依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他,谁知他把排骨拿出来又放了回去,还递给她一个贱兮兮的笑。


        

你变了!


        

“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问出这句话,又把排骨拿了回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回了平时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神色里还透着一抹担忧。


        

临依:“……”


        

她眼花了?


        

临依劈手从薛秋手上抢过排骨,给它解冻去了。


        

距离她上次在薛秋这里蹭饭,得有一个多星期了吧,跌宕起伏的人生啊,还是吃东西最快乐了!


        

坐在餐桌上,临依夹起一块排骨,请神一样恭恭敬敬放到自己嘴里,嚼的时候就一点也不恭敬了,甚至还猴急猴急的,上下牙齿迅速分分合合,几下就把那块肉安排进自己肚子里。


        

除了排骨还有一荤两素一汤,不仅丰盛且色香味俱全,简直像是米其林餐厅的菜。


        

一顿饭吃的风残云卷,餐桌上的饭菜像是像是惨遭蝗虫过境,被吃的干干净净。


        

薛秋沉默了,再次怀疑自己喜欢了一只饕餮。


        

临依往座椅上一靠,感觉人生圆满了,说:“感谢招待!薛少爷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薛秋又把手安在了临依的脑袋上,狠狠的揉了一把,问:“吃饱了吗?”


        

被问的人有点迟疑说:“可能……还能吃一点……”


        

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了?这儿怎么还有只上古凶兽饕餮?


        

最后还是以临依“大病初愈”为由,驳回了她的加餐请求,临依一脸失望,作为回礼,临依驳回了薛秋饭后散步的请求。“


        

临依撕开自己黏在手机上的双眼,偷偷看向对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薛秋,犹豫道:“真的不吃了啊……”


        

薛秋从电脑前抬起头说:“假的。”


        

临依眼前一亮。


        

薛秋慢吞吞吐出下文:“明天再吃。”


        

光亮熄灭。


        

临依愤怒,可恶的薛秋竟然玩文字游戏,她决定自己去做点吃的,反正不是她家的厨房,炸了她也不心疼。


        

薛秋看着临依冲进厨房,忍不住笑出了声,跟了过去。


        

“真的这么饿啊?”


        

临依默了一瞬,其实也不是那么饿,就是想吃点东西,嘴不闲着,脑子里就能消停点。


        

“啊,挺饿的。”临依说。


        

她抬头猝不及防撞进一双温柔的眼睛里,像那天在路灯下一样,那双眼睛里倒映着她的脸。


        

然后这双眼的主人把她抱进了怀里,拍了拍她的背,像是哄小孩一样说:“依依,别怕。”


        

临依呆了呆:“我……你……”


        

薛秋说:“你是不是在担心温穗?今天从警局出来就神不守舍的。"


        

有那么明显吗?


        

不过不光是关于温穗的事,还有关于临京的那场车祸。


        

听说当时撞过来的司机也死了,当时警方给出的结果是说那是个通缉犯,神志不太清晰,被警察追踪狗急跳墙偷了车在路上横冲直撞。


        

不幸的,撞上了他们家的车,再不幸的,临京被撞死了。


        

案子结了,临依当时惊吓过度,神志不清了一段时间,还失忆了,直到她在路灯下昏倒,烧的迷迷糊糊,竟然半夜梦见了出车祸那天的场景。


        

临依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司机绝对是故意撞的,只不过不知道他是想拉个垫背的,还是就想杀临京。


        

可是刀鸿远手上的刺青跟那个司机脸上的刺青如出一辙。


        

临依有点怀疑,如果刺青只是巧合,那临京为什么会砍刀浩南一刀,还砍在眉毛上,就砍的这个位置就能看出来,临京是想要刀浩南的命的,难道这群亡命之徒被人砍了都没一点怨气?


        

临依不相信临京会做什么坏事,又几乎本能的怀疑是不是刀浩南支使了那个司机撞死她爸爸。


        

再假设刀浩南真的没怨气,那他跟蓄意撞死临京的人有没有可能认识?那个司机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临京砍了刀浩南,而对临京怀恨在心?


        

可是那个司机也已经死了,他已经偿命了。


        

“薛骁跟你是什么关系?”临依突然说。


        

刀浩南为什么会说临京和薛骁看到她和薛秋在一起,会很开心?


        

薛秋松开了临依,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起这个,回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临依抓住薛秋的胳膊说:“我爸跟他是不是认识?”


        

“他是我舅舅,我不知道他跟你爸爸是不是认识,他在八年前缉毒的时候死了。”


        

临依疲惫的叹了口气,说:“我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