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得罪

        

第二天上午,一大清早临依就被薛秋从家里挖了出来。


        

这人笑着说:“身体不好就要三餐定时吃,多吃点补充营养,医生说你有点营养不良。”


        

活像一个开始研究养生的中老年人士。


        

但看在他带来了美味早餐的份上,临依决定不计较他扰人清梦的行为。


        

“呼~你……到底要去哪……嘶,好冷!”临依被冷风吹的缩了缩脑袋。


        

薛秋带着临依出了门,两人直奔停车场。


        

临依简直怀疑薛秋要谋杀她。


        

薛秋来了句:“买菜。”


        

临依:“……哦,我以为我吃的太多,你终于忍不住要谋杀我了。”


        

“你放心吧,要谋杀你也会给你找个暖和的地方。”


        

临依:“……”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车开了没几分钟就到达目的地了,大概是天冷的缘故,菜市场里人很少。


        

临依没想到她能碰见熟人,是她以前的前辈杜蓉蓉。


        

她刚进入叶青笙的公司时,杜蓉蓉带过她一段时间,关系不好不坏,见面了还是会打个招呼的。


        

杜蓉蓉拉着临依的手说:“依依啊,那是你男朋友?”


        

临依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拿起一个番茄,假装自己在挑菜,她转移话题说:“我记得你好像不住这边啊,搬家了吗?”


        

杜蓉蓉叹了口气说:“你是不知道,你走了后公司里整天鸡飞狗跳的,悠悠和小月整天勾心斗角的,整的跟宫斗一样,叶总就这么看着一群女孩子为他争风吃醋,真不是个东西!”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薛秋,心里羡慕临依找了个这么好的男人。


        

杜蓉蓉压低了声音说:“我准备辞职了,听说叶总好像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有人正在在盯着他准备整我们公司呢,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啊,凭什么他的私人作风问题要我们这些小员工来承担后果……”


        

临依:“叶青笙真不是个东西。”


        

看来杜蓉蓉还不知道她也跟叶青笙有过一段,临依也跟着骂了一句,没告诉杜蓉蓉叶青笙得罪的人就在你眼前,正听着你说关于自己的八卦。


        

杜蓉蓉震惊临依竟然跟自己同仇敌忾,因为以往她们说这些八卦的时候,临依大部分都是不感兴趣的,甚至会特意躲开。


        

她顿时打开了话匣子,好一顿吐槽:“我跟你说,你走了之后,咱们公司好几个女孩子跟疯了一样,一点小事就吵来吵去,我有一次下班东西落公司了,回去拿的时候听到……”


        

临依:“……”


        

让你嘴贱!没事瞎接什么话!


        

临依被迫听了一耳朵叶青笙后宫宫斗的故事,整个人头都大了。


        

谁想听前任渣男的八卦啊。


        

“……依依啊,你还有没有认识什么好男人给姐介绍一个呗?”


        

临依突然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薛秋,他现在脸上戴着口罩,一张脸被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上半张脸,不说那双据说是美人专有的丹凤眼,就是一双长腿也够引人注目了。


        

一愣神的功夫,她正在看的人就走到了眼前。


        

薛秋从她手里解救出饱经蹂躏的番茄,对她说:“别看了,番茄已经买过了,这位是你朋友?”


        

“啊?哦……是以前公司的同事,蓉姐,这是薛秋。”临依介绍道。


        

杜蓉蓉一脸愉悦的笑道:“你好你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依依我们改天再聊!”


        

不,求不聊!


        

她不想听八卦!


        

离开了菜市场,就见外面又开始飘起了雪花。


        

临依看着车开的方向不太像是回家的,这尊神到底还要去哪啊,难道是去温穗家?可这才几点……那个夜猫子不知道醒了没。


        

她第二次问了:“去哪?”


        

薛秋反问道:“不是要教我做蛋糕吗?不需要准备东西吗?”


        

“你怎么还记得这事啊?先说好,我会的不多,教不了你太多……不对啊,你不是会做蛋糕吗?我都吃过你做的千层蛋糕!”临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刚搬家的时候,这人拿了甜点到她家,里面就有一个小的千层蛋糕。


        

“哇!被你发现了,”他先是用有点惊叹的语气说了这这句话,然后话锋一转,说:“不过我想从你这里学点新的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临依怀疑他就是想看她出糗,但是她没有证据。


        

出乎意料的,薛秋带着临依进了一家甜品店,边往里走他还边笑着说:“我可不想得罪什么大人物,所以我们还是直接买点甜点带过去吧,等我们刀温穗家也就差不多十点钟了。”


        


        

这人还阴阳怪气起来了。


        

他果然是听见杜蓉蓉跟她说的话了。


        

临依瞥他一眼,状似不经意的说:“我怎么记得有人说要帮我痛打落水狗?”


        

薛秋挑挑眉,没有说话。


        

两个人活像是回自己家,带着一车新鲜的蔬菜和甜点,直奔温穗的家。


        

两个人到了小区后,才发现这小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内部变革,出入都需要刷卡了,安全指数直线上升,麻烦指数也直线上升。


        

“门卫大哥,我们之前来过,你还记得我们吗?”


        

小区门卫是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虽然长得凶,但说话并不凶,此刻听到临依问话,他皱眉回忆了一下,不知道想起了二人没有,问:“你们俩有什么事吗?要找人得让她她打电话往我们这边通知一声。”


        

临依无法,只得拨出去了个电话,电话嘟嘟半天,才总算是被人接了起来。


        

“喂?”


        

是个男人的声音,更确切的说是个声音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声。


        

如果临依猜的不错,电话那头的应该是苏澈。


        

临依皱了皱眉,不清楚他们俩到底什么情况:  “我是临依,温穗呢?你怎么拿着她的手机?”


        

苏澈笑了一下说:“穗穗姐的朋友啊,从绑匪手里逃出来后不在家呆着跑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临依听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近,一转头果然看到苏澈就站在他们身后,打扮的活像一个青春爱豆。


        

苏澈对门卫说:“他们俩是我朋友,可以带进去吧?”


        

门卫对着苏澈笑的满面春风,临依都怀疑他是不是看上苏澈了。


        

听苏澈说是他朋友,大大方方的放两人进去了,区别待遇的不要太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