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拜访

        

久违的的来到温穗的家里。


        

临依进门后,惊奇的发现温穗家变整洁了,变温馨了。


        

地面上铺了几张长毛地毯,还摆着几个懒人沙发,桌子上放了个花瓶,里面插着不知名的花。


        

温穗见到临依,一个饿狼扑食抱住了她,激动的说:“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姐姐没白疼你!这是薛秋!?薛秋!!活的薛秋!”


        

三人:“……”


        

不然还能是死的?


        

苏澈脸黑如锅底,把温穗从临依身上撕了下来。


        

还好她抱的是临依,不然苏澈觉得自己可能得去提把刀出来。


        

临依干笑一声,斟酌了下措辞:“她追星……”


        

几个人打了个招呼,算是互相认识了。


        

临依把温穗的脑袋掰正,让她看着苏澈。 记住网址m.qitxt.com


        

“别看了,快说你们怎么回事!你的手机怎么他拿着?”临依不满的指了指苏澈。


        

苏澈像个小孩霸占玩具一样,扒在了温穗身上,挑衅的看着临依。


        

温穗脸僵了下:“他没有手机,就给他用了。”


        

薛秋在旁边惊诧的问:“你的手机不是他给你买的吗?”


        

“我们俩用一个手机怎么了?你们俩也可以试试。”苏澈拿出那个手机,给自己和温穗拍了个合照。


        

临依疑心这人怕不是有病。


        

说到有病,上一次跟温穗见面她还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这次面色已经红润了起来。


        

排除苏澈虐待温穗的可能。


        

看他那副跟护眼珠子一样的姿势,也不大可能。


        

临依看了眼薛秋,薛秋朝她点点头。


        

她懒得绕圈子,直接说:“我想单独跟穗穗聊聊。”


        

苏澈脸上懒洋洋的神色褪去,面无表情说:“你想说什么?”


        

临依仿佛能从他脸上看到“你很碍事”四个大字。


        

但是她今天还真就得碍事了,她就不信温穗能为了苏澈把她赶出去。


        

温穗答应了,她带着临依进了卧室。


        

“依依,对不起。”刚关上门,温穗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临依笑了笑:“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道歉了?”


        

温穗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开始一段长篇大论,但她只说了:“是我连累了你。”


        

临依见她就这么一句竟然没下文了,才说:“穗穗,其他的我不想问,我只想知道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呆在这里,苏澈凭什么连手机也不让你碰,这不是囚禁吗?”


        

温穗摇摇头,一脸平静:“我是自愿的,他没有强迫我什么,我真的挺喜欢他的,但是我不知道他对我……”


        

温穗住了口,神情有点失落。


        

临依想不明白,她觉得苏澈像个神经病,占有欲强的活像18x虐恋小说里的男主角,看样子恨不得把温穗吃下去。


        

温穗喜欢他也就算了,还在这患得患失,说不知道苏澈喜不喜欢她。


        

“完了,穗穗,我觉得你好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搞半天,温穗现在没有被绑架,却胜似绑架。


        

温穗:“……我没有,我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临依不信,她还摸了摸温穗的脑门,确认了人没发烧,说了句至理名言:“爱情没有命重要。”


        

“生命没有帅哥重要!快说!你怎么跟薛秋搞在一块的,呜呜呜……我的男神就这么被你拐走了……”温穗锤胸顿足。


        

临依:“……你真的,没事?”


        

她没办法说你都被害得染上毒品了,还喜欢苏澈。


        

温穗笑了笑说:“依依,我知道,你肯定想知道那群绑匪想要的是什么……”


        

“不,我不想!”临依打断了她。


        

“不,你想!”


        

两个人幼稚的斗了两句,相视一笑。


        

温穗说:“就算你想知道,我也没法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东西在苏澈那里 ,苏澈只说是‘要他命’的东西。”


        

临依冷哼一声,说:“我本来就没想知道!”


        

……不,她超想知道,但她不说。


        

“依依,你应该从警察那听说了吧,我也被那帮人绑架过,还被注射了毒品。”温穗低下头,接着说,“但这些事不是苏澈做的,我不能因为这些事是因他而起,就怨在他身上。”


        

好吧,这人没救了。


        

不等临依接话,温穗又说:“苏澈的爸爸很危险,但他忌惮苏澈手里的东西,现在不敢动他,所以……对不起,之前没能救你。”


        

还是个见色忘友的圣母。


        

临依出手如电,拍了一下温穗的头。


        

温穗懵懵的抬起头,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挨了打。


        

“我这么机智的人用得着你救吗?你信不信我自己就把我自己给救了!”她拍了拍温穗,“你呀,照顾好自己,我就心满意足了。”


        

温穗眼眶慢慢的红了,眼看就要哭出来。


        

临依掏出杀手锏,拂去照片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既然我都跟薛秋搞一块了,那这签了名的cos照到底还给不给某人啊?”


        

温穗瞬间把泪憋了回去,两眼放光的盯了一会儿,最后遗憾的说:“还是不了吧。”


        


        

这怎么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临依大跌眼镜,温穗竟然不要?


        

温穗解释说:“反正苏澈看到也会撕了的,还不如放在你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温穗,你完了。”


        

温穗笑了笑,说:“我早就完了,自从我喜欢上苏澈的那刻起 ,我就完了。”


        

临依被这一股子疼痛爱情味酸的牙疼,


        

呆了片刻,想起来正事:“穗穗,如果我跟你说,我爸爸有可能是被蓄意谋杀的,你信吗?”


        

温穗瞳孔骤然一缩,问她:“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样说?”


        

临依把手里的照片翻过去,照片背面是一个图案,并不大,也不复杂,看上去既像是一个‘食’字,又像一只站立的狼。


        

她说:“撞死我爸的那个通缉犯脸上有这个,绑我的绑匪刀鸿远手上也有这个,会是我想多了吗?”


        

温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依依,他们兄弟其实八个,听说有一个几年前死了,我不知道……”


        

临依怔怔的看着温穗。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兄弟八个?你不知道什么?”


        

这话说的有点尖锐,简直像是在怀疑温穗,但临依就只是单纯的好奇和疑惑。


        

温穗心知她没那个意思,也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心疼的看着她,说:“是苏澈说的……我不知道他们会跟你爸爸的死有关,我们去问他。”


        

临依愣愣的被她拉了出去。


        

门外的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见他们出来才住了口。


        

温穗开门见山问:“那八个绑匪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澈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得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一脸阳光明媚的说:“你是说那八条狗?”


        

临依:“……”


        

这个人果然有病!


        

薛秋接了句:“贪食?”


        

见临依疑惑的目光看过来,薛秋说:“只是突然想到的,‘贪食’是八个人,他们身上都有个看上去像是‘食’字的刺青。”


        

薛秋没说他们自称是“贪狼”,为了好记给称呼成了“贪食”。


        

临依把照片递到他眼前:“是不是这个图案?”


        

薛秋接过看了看,点了点头,说:“我看过的资料里画的跟这个差不多……我没想到你竟然拿我的cos照画这种东西。”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贪食”的一员。


        

临依夺回照片,藏起来当做它已经被毁尸灭迹。


        

苏澈已经挂到温穗的身上,问了句:“她让你问我的?”


        

“我要问的,告诉我,苏澈……”温穗的尾音带上了点撒娇的语气。


        

苏澈开心了,笑着说:“既然穗穗姐问的,我就告诉你们,那八条狗是苏恒收养的八个孩子,养大了不喜欢随手扔给了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