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肖家译酒醉身亡

晚自习的时候,肖家译正在210班督班,沈海涛主任打来电话,要他去政教处一趟。肖家译心里明白,该来的总会来的。


沈海涛主任坐在木质沙发上,等他一进办公室,马上为他沏上一杯茶。随即拿出一张纸递给他,严肃地说,根据春雨教育发展的需要,近期调你到湖北一学校任教,这是商调函,请你配合执行。


肖家译伸手接过来,从内心里感谢学校维护了他的尊严,他回答得很干脆:“好的,服从安排,那何时可以离开?”


沈海涛说:“你明天准备一下,收拾好东西,后天就可以走了。明天中午我们几个兄弟聚个餐吧,算作送行。”他在肖家译的肩头上擂了一拳,多年的好搭档好兄弟要分别了,心里还是有太多的不舍。


回到教室,肖家译在教室里四下走动,这是他在春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督班。讲台,白板,课桌,学生,他一遍一遍扫视,恨不得将一切都刻在记忆里。


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上,这一期重点介绍人物是张弘涛。前几天,张弘涛同学又收到好消息,他和两位同学设计的“基于arduino UNO及北斗导航系统小区垃圾分灯回收装置”作品,获全国北斗立方星创新设计比赛二等奖,这是他第二次获得国家级奖。


这则喜讯,犹如钟声,它所有的回响,都埋在春雨学子的胸中,不用猛烈撞击,定会传来优美的和声。


肖家译饶有兴趣地来到他的课桌前,只见他手里捧着《时间简史》,另外两本《宇宙简史》《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放在抽屉里。他一动也不动,旁若无人,沉浸他幽深的世界里。


在春雨的讲台上站立一分钟,也是春雨人,他为学生们的成长而骄傲。


肖老师要回老家湖北教书了,学生们也得知了这一消息。上午第二节,是他的最后一节课,教室里安安静静,鸦雀无声。肖老师发给每个学生一张试卷,试卷的左上角,特意多印了一行小字“最后送你们一程”,拿到试卷,方莲举起了手:“肖老师,这份试卷我们做完后,还交给您吗?”


“我明天早上才离开呢,你们做好后交给科代表,放到我的办公桌上,我下午有空批改的。”肖家译满眼含笑。


“肖老师,我还想以后和你一起打篮球。”体育委员赵家屹的声音里有些哽咽。


“肖老师,我想最后握握你的手。”李享站起来,伸出一只年青白净的手,肖家译走过去,紧紧握住。他看了赵家屹一眼,低声命令道:“家屹,一个大男人,不许掉眼泪!”话没说完,他已热泪盈眶。


朱艺站了起来,钟梦琳站了起来,阮浩楠站了起来,全班同学一起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向心爱的肖老师伸出手去。


聚餐地点在学校不远处,走出校门口往左拐,到了立交桥后横过马路,马路口进去有一家饭店,这次请客是由沈海涛做东。沈海涛和肖家译既是篮球场上的好战友,平时私交也甚密,虽说肖家译和姚一帆发生过摩擦,但这次肖家译是调走的,所以沈海涛宴请没有后顾之忧。


开餐时间定在中午十一点半,时间一到,八位男同事全部到齐,其中包括刘义林、莫刚、童瑞君等。饭店规模一般,但却收拾得整洁,肖家译进去时,有不少客人在此优哉游哉地浅斟慢饮,天南地北地闲聊。服务员清一色的紫色对襟短装,头发高挽,脸上全是淡淡的脂粉。


沈海涛要了一间包厢,包厢里若有若无的音乐,让人说不出的宁静,此处做酒局,让人说不出的受用。


当大家坐定后,沈海涛首先向肖家译送上祝酒词,这是他的强项,他在学校会议上讲话从不打草稿,今天,他出口成章,张嘴就来。肖家译客气地给大家各倒了一杯酒,霎时,包厢很快进入了状态,大家都嗨了起来。


不知是谁的提议,今天不许喝啤酒和饮料,全是老白干。服务员上菜很及时,酒杯不大,肖家译刚开始一口一口地抿,后来,在大家的怂恿下,他一杯只用两三口。


童瑞君坐在肖家译的身边,朝他碰了碰杯,说:“译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请把你所有的烦恼抛下,把你的快乐带走。”


肖家译心头一暖:“谢谢童弟。”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刘义林主任也走了过来,他扬了酒杯,说:“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家译,我喝干,你随意。”


肖家译哪敢怠慢,连忙把酒斟满,倒入嘴里。慢慢地,他倒酒的动作近乎僵硬,但频率却更快,不管别人的杯里是否还有酒,只要自己喝完了,就非要往对方的杯中一阵猛倒。


沈海涛对肖家译和任苇的事情略知一些,他清楚肖家译此时内心的苦闷,贴在肖家译的耳边,轻轻地说:“弟,不要喝了,任苇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天涯何处无芳草。”


不料,沈主任的话刺疼了他,他随手抓起一杯酒咕咚咚地往嘴里灌。“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他要用酒赶走忧伤和不快,不用像世俗的样子用酒来诉说离情别绪。


他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向同事们吹嘘道:“你、你们喝酒都不实在,看、看我又给自己灌了一瓶。”他已瘫坐在椅子上,仅存眨眼皮的力气。


酒过几巡,大家吃饱了喝足了,莫刚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已是下午一点,说:“下午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要打卡了。”众人纷纷站起身,看到肖家译几乎不省人事,沈海涛要将他扶回学校,肖家译却推开沈主任的手:“你们上班去吧,我下午没有课,在这儿趴一会,等一会我自己回去。”


大厅里的食客都走完了,只剩几个服务员在收拾碗筷,沈海涛叫来一个领班,说:“我们有一位老师喝多了,在这儿休息一会,给你们添麻烦了。”


莫刚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肖家译的身上,怕他受凉。


肖家译身体健硕,像一块巨石趴在桌沿上,把两个塑料碗压在胸前,小领班收拾桌子时,用力推了他几把,但没成功,他的头深深埋在臂弯里,呼噜声大一阵小一阵,“呼啦-哐,呼啦-哐”,像汽笛,像列车驶往久远的故乡。


小领班忙完手头的活,坐在大厅里开始用微信和男友视频聊天,聊来聊去,男孩说,现在两点半了,你已到了下班时间,快点回宿舍,我在等你。小领班走进包厢,肖家译的坐姿依然没变,但呼噜声明显减弱了,她关掉了包间所有的灯,带上门。


下午第四节是自习课,方莲跑到办公室去拿数学试卷,可试卷原封不动躺在肖老师的办公桌上,她嘟囔了一句,肖老师去哪儿了,说好下午改试卷的。坐在一边的莫刚说,方莲,你不要急,我打个电话给肖老师。


真是的,这个肖家译怎么一睡就是几个小时,直到现在还没醒。莫刚拨了电话,可没有人接,他又拨一次,一连拨了十多次,一直没人接听。章如菊说,莫刚,你不是说肖老师在那个饭店休息吗,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和瑞君去一趟,如果他酒还没醒,你们俩就把他背回来。


大姐的话言之有理,有谁敢不听?莫刚和童瑞君放下手中的活,咚咚咚地跑下楼去。


饭店大厅空无一人,服务员还没上班。两人推开包厢门,打开灯,莫刚推了肖家译一把:“不要睡了,肖哥,起吧,你还有作业要改呢。”肖家译纹丝不动,莫刚用力抬起肖家译的头,只见他双目紧闭,满脸呈猪肝色,早已没有了呼吸。站在一旁的童瑞君见势不妙,说:“刚哥,肖老师好像没气了。”


莫刚伸出手,搁在他的鼻子前试了试,是的,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莫刚惊得一声大叫,饭店后台的几位厨师听到声音也跑了过来,几人围在一起,轮流掐人中,按压胸脯,可肖家译丝毫没有反应。童瑞君连忙拨打沈海涛的电话说明情况,沈海涛第一时间联系了急救中心。


很快,沈海涛赶过来了,急救中心的救护车也过来了。经过医生诊断,肖家译是因为喝酒过多而窒息身亡。


一条鲜活的生命,眨眼之间就消失了,多么活泼开朗健壮帅气的好兄弟啊,沈海涛抱着肖家译嘤嘤地哭了起来,这泪水里,有惋惜,有不舍,更多的是自责。如果没有这场送别宴,好兄弟明天一早就可以启程回老家和亲人团聚了。


在医生的建议下,肖家译的遗体被送到了诸城殡仪馆。


办公室,章如菊哭红了眼,心爱的丛海军去了其他的学校,可爱的肖家译去了另一个世界,她的人生从此少了色彩和欢愉。方莲和胡敏之敲了敲门:“龚老师,我们的肖老师怎么还没来啊?”龚玉婷擦了擦鼻子,说,肖老师睡着了,他永远也不会来了。


两位小女生惊讶得像两截木桩直愣愣地戳在门口。


夜已深,任苇点开了邮箱,贝尔有消息传来,他发来几张图片:叶叶和蓓丝在花园里荡秋千;他的校园已落成,贝尔站在操场上,伸直双手,像一棵挺拔的红杉。最后有一句文字:亲爱的,我们都想你。


任苇也回复了一张图片:葱茏的菊花枝叶,掩映着奶奶的骨灰盒。她也附了一行文字,奶奶去了天国。打完最后一个字,她的眼睛有些潮湿。


刚忙好,任苇接到了田真真的电话。真真说,学校晚上召开了中层以上干部的会议,我刚散会,肖家译老师今天中午喝酒过多,导致酒精中毒而亡,现在停在殡仪馆,明天他的家人来学校,带走他的骨灰盒。说完,田真真的电话挂掉了,任苇有很多想问的细节来不及问。


喝酒,喝酒,怎么又是喝酒!任苇想起了上次肖家译和姚晴在一起喝酒的场景,她真想不到一个人怎么可以变化得那么快,股票、撞车、喝酒,这些荒谬透顶的东西,他为何一个个全部放进兜里?她痛惜他大好的年华就这样消逝了,也恨他不能好好把持自己。


肖家译的家境,任苇了如指掌。几个月来,肖家译为她们一家破费不少,这个债怎么偿还呢?工资还没有发,卡里只有几百元,任苇急得抓耳挠腮,这时,她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脖子上的玉蝉,有办法了,任苇立马联系上许妍,她说,许妍,这么晚打扰你了,我急需要一笔钱,我手头有一块玉,麻烦你帮我兑成现金,截止明天,拜托了。


今晚月黑风高,令人难以入眠。


第二天上午,许妍开车过来拿走了玉,任苇没有了玉,就像奶奶被洪水卷走了一样。回家后,许妍把玉交给老爸,许爸是内行,只看了一眼,就爱不释手,这块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颜色晶莹剔透,温润淡雅,极具审美情趣和价值。而且做工精细,连蝉身上的纹理也纤毫毕现。


如今,玉蝉依然是人们最喜爱的佩饰之一。民间有许多讨口彩的吉语:小孩佩蝉读书更聪明,什么难题都“知了”;经商者佩蝉生意兴隆,“腰缠万贯”;入仕者佩蝉事业有成,“一鸣惊人”。


老爸说,这只玉蝉价值四万。许妍给任苇的卡上打了五万,其中一万是她主动加的,她想,老同学肯定是遇到了大困难,不然不会那么焦急。


下午四点多钟,戴忆主任陪同着肖家译的家人走在操场边的小路上,向校外走去。肖家一共来了四人,他的爸妈,儿子,还有他的姐夫。两位老人神情僵硬,面部呆板;姐夫提着肖家译留下的物品,一脸悲戚;他的儿子牵着奶奶的手,东张西望,懵懵懂懂。


他们步履沉重,一步一血一伤心,一声一泪一断肠。


任苇知道他们一行要去殡仪馆取骨灰盒,然后由他姐夫开车回家。从今天起,肖家译将从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校园消失,而且消失得干干净净,自己也少了一个相知相惜的朋友。“少孤为客早,多难识君迟。掩泪空相向,风尘何处期。”


任苇走过来,叫了声:“伯母,请留步。”她微低头,向着那位花白头发的母亲,三个月前,她尝过老人的美食,感受过老人的慈爱。她把一张银行卡塞到老人手中,尽量用武汉方言,那种语调,很快就能带出故乡的山水:“伯母,我是肖家译的同事,也是湖北人,也是江城师范大学毕业的,前几天我向他借书时,发现这张卡夹在书里,卡的密码可能是他的生日。”


任苇一口地道的武汉话,让老人倍感亲切,老人突然想起了,问:“你就是那个叫任苇的女孩吧?春节我听家译说起过你呢。”任苇鼻子酸酸的,点点头。


“姑娘,我的家译喝酒时你为何不劝劝他,让他少喝几杯呢,他才三十多岁啊。”老人眼里满是哀伤,那哀伤撒落一地。


任苇扭过头,早已泣不成声:“伯母,当时我不在场。”


天气突然转阴了,凉风阵阵,灰暗的天空飘着一朵雨云,毫无目的地飘着飘着。风吹起云朵里藏着的故事,向远方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