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生辰前夕(4)

        

永和宫。


        

菀贵嫔和柔妃面对面的坐着,两个人的面前各自放着一个茶盏,菀贵嫔的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姐姐,明日便是皇后娘娘的生辰了,不知姐姐是否给皇后娘娘准备了生辰礼物?”


        

柔妃听着菀贵嫔的话轻笑着开口,“准备一份小礼物,皇后是陛下捧在手心里的人,又怎么会缺东西呢?”


        

柔妃也不给菀贵嫔开口说话的机会,笑道,“皇后虽位居中宫之位,乃是一国之母,本宫是承认的,至于她是否是陛下捧在手心里的人,你我又怎会知晓?”


        

菀贵嫔抬头看了一眼柔妃,一双眸子里流转着,随即轻笑着,“姐姐说的是。”


        

“听说大皇子最是孝顺姐姐了,不像嫔妾的儿子,始终都是一个笨蛋,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嫔妾的亲生儿子。”菀贵嫔的话语里皆是对儿子的嫌弃,就好像他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一样。


        

“妹妹说的哪里话,本宫最喜欢老二呢。”柔妃看着菀贵嫔一脸客客气气。


        

至于菀贵嫔不喜欢萧慕云的事,她也早就有所耳闻,她在景仁宫的细作还曾经说过,菀贵嫔看着和善的一个人,背地里却经常对儿子萧慕云拳打脚踢。


        

菀贵嫔瞧着柔妃的样子,低着头思忖半晌之后再次抬头看向柔妃,“姐姐,嫔妾听说皇后想要收那个贱婢的儿子为养子呢?”


        

柔妃猛地抬头看向菀贵嫔,面上带着一丝震惊,“你说皇后要收那个杂种为养子?怎么可能?陛下也不可能同意的,难道陛下不知晓……”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姐姐慎言!”菀贵嫔打断柔妃的话,“虽说是那贱婢的儿子,可好歹也是皇子啊!说不定陛下真的会同意皇后娘娘收他为养子呢!”


        

“不可能!”柔妃面色阴沉,“陛下这些年早就把那个贱婢给忘了,又怎么会扶持贱婢的儿子,那厮刚从行宫回长安三个月不到,本宫听说他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又怎么可能让他成为皇后的养子!”


        

柔妃也不知想到哪些事,抬眸看向菀贵嫔,“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我们儿子的对手。”


        

柔妃想到之前萧慕勤的那些行为,整个人看似轻松了不少,眉眼间也带着些许笑意,“之前那个杂种还不是被算计的只能禁足府上,本宫瞧着也就是一个蠢的;陛下又怎能让皇后收他为养子呢?”


        

菀贵嫔敛去唇边的笑意,抬头看着柔妃状似惋惜,“嫔妾觉得这些皇子中只有大皇子才能够继承大统,那样一个臭水沟里的杂种怎配和大皇子相提并论。”


        

柔妃听着菀贵嫔的话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却忽略了菀贵嫔一双眸子里的戏谑与嘲弄。


        

菀贵嫔抬头看向窗外的夜色,站起来对着柔妃行礼,“姐姐,天色不早了,嫔妾就先回去了,明天便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嫔妾尚未给皇后准备礼物呢。”


        

柔妃对着菀贵嫔摆摆手,菀贵嫔再次看了一眼柔妃之后才转身离开。


        

柔妃单手托着额头,面上带着几分倦色,可是菀贵嫔说的那些话还是戳到了她的心坎上,她觉得萧帝是不可能把萧慕尘养在皇后膝下,因为萧慕尘的出身根本就不配。


        

柔妃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动用了之前安插在萧帝身边的那颗棋子,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萧帝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心思,只是尚未拟旨。


        

柔妃思前想后,她虽动了歪心思,可也知晓如果这个办法没有成功,不仅她会失去皇后的信任,可能在萧帝的面前也会失去信任,但为了她儿子的前程,她必须孤注一掷。


        

柔妃吩咐身边的丫鬟前去做一件事情,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柔妃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她不能破坏皇后的生辰宴会,更不能失去皇后的信任,但是她可以让萧慕尘在皇后的生辰宴上出丑,这样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萧慕尘破坏了皇后的生辰宴会,她又岂能收萧慕尘为养子呢?


        

与此同时,幽帘小筑内。


        

凤瑾禾将准备好的生辰礼物递到萧慕尘的面前,是好几个精致的护肤套装以及面膜套装,而这些即便是国色天香的黑卡会员也难以购买。


        

“我送这些给皇后娘娘,那你呢?”萧慕尘将礼物收下之后抬头看向凤瑾禾,“就算如此,她应该也知晓这些礼物出自你的手。”


        

“你在担心我?”凤瑾禾看着萧慕尘一脸笑意,“不用担心,我难道还会没有东西送给皇后娘娘?”


        

凤瑾禾的修长白皙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半晌他抬头看向萧慕尘,“柔妃、和菀贵嫔应该都想要在皇后的生辰宴会上对付你,但菀贵嫔素来都是幕后操控者,隐藏的很深,我估计就连柔妃都看不穿菀贵嫔的心思。”


        

“柔妃那边我会留心的。”萧慕尘看着凤瑾禾露出一个笑容,“瑾禾你……”萧慕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凤瑾禾的声音响起。


        

“赶紧回去吧!如果到时候真的有无法应对的事情就用我给你的口哨。”凤瑾禾说着就一脸嫌弃地对着萧慕尘摆摆手,“不要让我去救你!”


        

萧慕尘盯着凤瑾禾的半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他庆幸的是如今是晚上,凤瑾禾看不见他脸上泛起的红晕。


        

目送着萧慕尘远去的身影,凤瑾禾又将目光落在凤老爷子的院子上,白日里,她将丁氏的想法告诉给了他们,凤老爷子一开始并没有同意丁氏的要求,因为一旦在皇后的生辰宴会上惹下乱子,可后果可能侯府也承担不起。


        

在凤瑾禾的劝说之下凤老爷子在同意丁氏所求,但他让凤瑾禾一定要看好丁氏,省得他在生辰宴会上惹下大乱子,那到时候不仅仅是侯府,很有可能还会牵连到其他人。


        

凤瑾禾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丁氏时,她就看见丁氏眸色里的算计,至于丁氏的那些小九九凤瑾禾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她也不准备跟随丁氏、秦氏她们一同进宫,毕竟她还有皇后娘娘单独下的帖子,只是秦氏、丁氏并不知晓罢了。


        

“主子,云公子差不多明日便可抵达长安。”影一出现在凤瑾禾的面前笑着开口,“还有那边的园子也修葺得差不多了,渝州那边的人需要过来吗?”


        

凤瑾禾摸着下巴思忖良久,半晌抬头看向影一,“暂且不需要。”


        

凤瑾禾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他们到长安也不过就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等到园子修葺的差不多了,我这边凤老爷子的生辰应该也差不多结束了。”


        

“那丁风、丁雨怎么办?主子不是还没有对他们出手吗?”影一看着凤瑾禾一脸疑惑地开口,“主子难道心慈手软不准备对他们出手了吗?”


        

“心慈手软?”凤瑾禾挑眉看向影一,语气中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影一,你见过我心慈手软的样子吗?”


        

影一浑身一哆嗦不知想到哪些事,看着凤瑾禾疯狂的摇头,“对了暗一来信说要不要把追风和闪电也一起带上。”


        

“好久没有见到它们了,自然是要带上的。”凤瑾禾说这就活动一下身体,“到了长安,就能够和在渝州时一样,这样阿泽天天就不用守在外面了。”


        

凤瑾禾说着就打了一个呵欠,“影一,到时候让暗一也过来长安,至于渝州那边的事情交给暗二和影二,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大家应该是有目共睹的。”


        

“是。”


        

凤瑾禾站起来再次打了一个呵欠,她对着影一挥挥手,“退下吧!”影一的身影才从凤瑾禾的面前消失不见。


        

凤瑾禾又将目光落在凤瑾恒的身上,她要离开侯府的事必然要告诉给凤瑾恒的,但是以凤瑾恒目前的情况而言,等到她离开侯府时,身体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反正如今尚未原谅凤瑾恒,到时候再用另外一个身份吓死他算了!


        

与此同时,丁氏的琴瑟院。


        

在得知凤谦在肃州遇到一些其他的事情之后,丁氏也不明白为何会恰好赶在这个时候凤谦会出事。


        

所以皇后娘娘的生辰宴会之后,她还是过一段时间被禁足的时间,只是也不知那账本的事情,秦氏有没有好好地调查。


        

如果没有的话,账本的事一旦发现有问题时,她就直接把这个责任归咎到秦氏的身上便是。


        

凤瑾玥和凤瑾修两个人坐在丁氏的房间里。


        

凤瑾玥给皇后娘娘生辰礼物是从九张机里面购买了一幅《百寿图》。


        

到时候只要说这个《百寿图》是她自己绣的就可以,反正那个绣娘已经再三保证过出了九张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会双面绣。


        

凤瑾玥把裱好的《百寿图》放到丁氏的面前,她看着丁氏露出一个笑容,“娘,你看,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面绣,真的比我们的这种单面绣好看多了。”


        

丁氏抬头看向凤瑾玥,眸中带着一丝期待,“玥儿,这幅《百寿图》可是为娘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你一定要把凤瑾禾比下去知道吗?”


        

丁氏也不给凤瑾玥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你要明白,不管是凤瑾禾还是凤瑾依都比不过你,你到时候可以在生辰宴会上大放光彩,争取夺得头筹!”


        

凤瑾玥看着丁氏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娘亲,你放心,我相信凤瑾禾肯定连皇后娘娘的面都没有见过她又是一个不知礼数的,到时候肯定会丢脸的。”


        

丁氏看着凤瑾玥满意的点点头,她又将目光落在凤瑾修的身上,“瑾修,你要明白,为娘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


        

凤瑾修抬眸看向丁氏面露无奈之色,“娘,你并不是为了我们,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你对大哥哥下手,无非就是因为他是先夫人所处的儿子,你不想要让自己想起又那么一段过往罢了,大哥哥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你,你是继室,永远都无法成为原配。”


        

凤瑾修的话好像是触怒了丁氏一般,她拿起旁边的东西对着凤瑾修就砸了过去,“你在乱说什么!为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


        

“你从来都不是为了我们。”凤瑾修再次心平气和的开口,“你如果真的是为了我们好,才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大哥哥和大姐姐他们下手,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侯府的一份子!”言语中带着几分激动。


        

“凤瑾修,你给我滚!”丁氏说着再次拿起旁边的东西对着凤瑾修就扔了过去,“我怎么生出你这样一个儿子!”


        

“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你这样一个母亲!”


        

“滚,给我滚!”丁氏一脸暴躁地开口。


        

“娘,哥哥会明白你的苦心的,他只是现在还不明白罢了。”凤瑾玥扶着丁氏赶紧开口道,“哥哥,以后就会明白了!”


        

丁氏将目光落在凤瑾玥的身上,她的面上带着盈盈笑意,“还是玥丫头体贴娘亲,娘亲可是把一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凤瑾玥仰起头对着丁氏露出一个笑容,“娘放心,我一定能够成为佼佼者,把凤瑾禾他们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