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面顶入。


        

“慕小姐。”


        

玻璃冰凉,身后是男人火热的身体,刺激着慕瓷的感官,乳肉被挤压得变形,男人一手捏着她的腰,一手掌着她饱满的乳发了很的揉捏,咬着她的耳朵舔弄。


        

温柔和暴戾,两种极端。


        

“你这个表现,我不是很满意啊,先前达成的协议恐怕没办法遵守了,一个晚上,不够我玩儿的。”


        

顾泽能带走顾笙的前提是,这个夜晚,慕瓷完完全全属于沈如归。


        

仿佛是被一张网笼罩,慕瓷竟然顺着他的话问,“那……那要多久?”


        

沈如归冷漠的道,“我玩儿够了,你就可以滚了。”


        

接下来的情事,完完全全是沈如归单方面的发泄。


        

慕瓷只是扮演一个会呼吸能出水的性爱娃娃。


        

她接连高潮,身体软得像一滩水,每一寸皮肤都泛着迷人的粉色,潮吹后晃神的时候,被摆成更加羞耻的体位。 记住网址m.qItxt.com


        

沈如归射过两次之后,就显得游刃有余,即使是这样激烈的性爱,在他眼里也看不到太明显的沉溺,深邃冷漠。


        

“舔,”湿漉漉的性器戳到嘴边。


        

一直忍着不肯出声的慕瓷喘息不止,仰头对上男人狎弄玩物的轻佻目光。


        

咬牙骂了一句,“死变态!”


        

沈如归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含住自己的分身,不同于花穴的紧致,是另一种销魂。


        

“好好舔,敢咬就弄死你!”


        

003.换个人,哪有你这么骚。 < 着迷(h)(阿司匹林)|PO18臉紅心跳来源网址: /books/695414/articles/7994505


        

003.换个人,哪有你这么骚。


        

睁眼,是刺目的白。


        

有那么一瞬间,慕瓷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过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天堂是奢望。


        

阳光太刺眼,慕瓷艰难的撑起身体,只是轻微的动作就有液体从她腿间流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毯上。


        

蓦地,彻夜性爱淫糜铺天盖地的涌进脑海,连细节都无比清晰。


        

沈如归那根粗长的东西是怎么进入她的身体,是怎么把她推进欲海溺毙的,以及,她是怎么羞耻的、淫荡的在他身下求欢。


        

“深一点,再深一点……”


        

“就是那里,好深……唔……好舒服……”


        

“我要,给我,射给我。”


        

被操晕的前一秒,慕瓷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沈如归的床上。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了两年都还在一百八十线外,她如果真死了,被操死的,应该能大火一把。


        

嘴角酸疼,笑不出来。


        

慕瓷连口腔里都满是沈如归的味道,哪怕是磨破一层皮都洗不干净。


        

佣人送进来一套衣服,女仆装。


        

慕瓷不穿,佣人打电话给沈如归,他说不穿就光着。


        

这栋古堡式的别墅,有近百的守卫,男女各半,不想赤裸身体躲在床上,就只能穿上那套女仆装。


        

傍晚,沈如归回来。


        

佣人把晚饭端到餐桌上,沈如归解开领带,把手擦干净。


        

开始享用慕瓷。


        

沈如归把慕瓷柔软的身体从女仆装里剥出来,像剥荔枝似的,白皙的皮肤上全是他留下的痕迹。


        

穴口还是肿的,他轻轻触碰,就可怜兮兮的颤抖。


        

“太丑了,”沈如归听着女人隐忍的呼吸乱了一拍,低头含住她樱红的乳尖,“还是不穿更漂亮。”


        

衣服是他给的,现在嫌弃的也是他。


        

“是啊,太丑了,还是换个人穿给你看……啊!”慕瓷慵懒沙哑的尾音变了调,小穴因为异物的入侵开始剧烈的收缩,企图将那东西挤出去,却适得其反。


        

沈如归的手拿过枪,指腹有薄茧,强硬的插进慕瓷的身体后,弯曲着刮弄她脆弱的肉壁。


        

慕瓷想起了昨晚那接连不受控制的高潮和喷射,开始害怕。


        

“换个人,哪儿有你这么骚,”沈如归轻笑,有力的手臂勾着女人的腰拉近,唇舌吮吸着她漂亮的天鹅颈,“碰一下就能出水。”


        

温柔的恶魔。


        

‘滋啦’一声,挂在慕瓷臂弯的布料被撕烂。


        

她一丝不挂的坐在餐桌上,沈如归的手指在她穴里抠挖,流出的水顺着桌沿往下滴。


        

性爱这个东西,一旦尝过了,就戒不掉。


        

明明身体是疲惫的,可还是会觉得空虚。


        

“不要,”慕瓷咬着嘴唇忍住呻吟,“疼……”


        

她的抗拒被沈如归无视,沈如归拿掉她头上的发夹,黑色长发海藻般散开,编织着一个梦。


        

“慕小姐,你得有点觉悟啊,”沈如归拉开西装裤拉链,掏出性器,抵在慕瓷一缩一缩的水润穴口。


        

灯光暖柔,映着淫糜。


        

“‘不要’这两个字,我很不喜欢,所以,再听见一次,就会多操你一次。”


        

紧致的甬道被他撑开,里面温热的穴肉争先恐后的缠上来。


        

慕瓷一口咬在


        

沈如归肩头。


        

踹过去的脚被他抓住,长腿被拉开,缠在他腰间。


        

慕瓷轻微的反抗愉悦到了沈如归,凑到她耳畔低笑,性器顶到最深处。


        

“老大。”


        

进来一个守卫,轻轻咳了两声,隔着屏风,并且背对着餐厅的方向。


        

“姓顾的来要人了。”


        

004.顾泽,是你先不要我的。 < 着迷(h)(阿司匹林)|PO18臉紅心跳来源网址: /books/695414/articles/7995016


        

004.顾泽,是你先不要我的。


        

守卫退出去,关上门之前,听到了清脆的破碎声。


        

那是慕瓷被沈如归压在餐桌上后入的时候打翻了一只玻璃杯。


        

一扇门隔开两个世界,夜幕降临,周围寂静,然而被挡在门外的顾泽,却仿佛隐约听到了女人的呻吟。


        

慕瓷,那是慕瓷。


        

顾泽五官紧绷,强压住直接闯进去的冲动。


        

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跟沈如归硬碰硬。


        

“一天的时间到了,请沈老板遵守约定,把慕瓷还给我。”


        

守卫礼貌的笑了笑,“我们老大在忙,抽不开身,顾先生等等吧,后院有凉亭,我去给您泡杯茶。”


        

狗随主人。


        

沈如归的手下和沈如归一个德行,看似礼貌谦和,实则谁都不放在眼里。


        

说着抱歉的话,然而嚣张和不屑都写在脸上。


        

顾泽带了人来,可和这栋别墅的守卫相比,显得可笑。


        

拿枪一指,谁都不敢造次。


        

等,顾泽现在只能等,无论是顾笙还是慕瓷,他都是被动方。


        

“唔……”慕瓷窒息而亡的前一秒,沈如归大发慈悲放过了她。


        

慕瓷呼吸着新鲜空气,喘息不止。


        

她软绵绵的身子被沈如归捞起来,压在冰凉的玻璃窗上。


        

还是昨晚那扇窗户,只不过多了一层薄纱窗帘。


        

不同于光滑的玻璃,窗帘布料有纹路,随着沈如归的冲撞,乳头被布料磨得生疼。


        

恍惚中,慕瓷好像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那人就站在楼下的草地上。


        

沈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