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慕瓷要提前一个小时到场和陆川一起走红毯。


        

品牌方这次给慕瓷的是一件露肩款的白色短裙,高跟鞋是米色,相当‘美丽冻人’。


        

沈如归从院子里走出来,让司机下车。


        

慕瓷:??


        

“我送你。”


        

“……你能开车吗?”


        

沈如归说:“你在车上,我就不会让车出事。”


        

慕瓷撇了撇嘴,下车,坐到副驾驶。


        

想着沈如归可能会被拍到,慕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口罩,等红灯的时候凑过去给沈如归戴上。


        

慕瓷裹了一件巨大的羽绒服,在车上倒也不冷。


        

路况正常,不堵,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现场。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陆川先到,剧组其他演员也差不多都到齐了,方方在陆川的车旁边等慕瓷,红毯设在两百米的地方,再往前就全是记者和粉丝,红毯已经开始了,陆陆续续有明星导演进场。


        

“我得去赚钱了,”慕瓷解开安全带,脱掉厚重的羽绒服。


        

然后就去扒沈如归的衣服。


        

“大明星,”沈如归抬手挡了一下,虽是训斥,但眼神和语调满是宠溺,“你注意形象。”


        

“这儿没人拍,”慕瓷继续扒。


        

她只是想看看沈如归腰上伤有没有裂开,结果摸到了他西装裤口袋里的硬物。


        

那是……枪。


        

难怪他会挡。


        

慕瓷怔怔的看着他,轻声呢喃,“沈如归……”


        

沈如归笑了笑,伸手帮慕瓷整理耳边的碎发,“贺昭和安萝遇到了点麻烦,我去看看,不是什么大事,我很快回来。”


        

“……哦。”


        

慕瓷推开车门,方方跑过来,一些眼尖的粉丝也看到了慕瓷。


        

举办方的工作人员通知《长相思》剧组全员就位,十分钟后红毯。


        

慕瓷被方方和粉丝们簇拥着往入口的方向走,她明明一遍一遍告诉过自己,往前走,往前走,别回头,可好像有一根绳子拽着她,越走脚步越重。


        

周围嘈杂,某一瞬间,慕瓷脑海里一片寂静空白。


        

她推开方方,不顾一切地往回跑。


        

沈如归就站在车旁,和看着慕瓷一步一步走向聚光灯时一样,看着她跑向他。


        

他的女孩一身白裙,整个人仿佛在发光,逆着人流,奔向他。


        

慕瓷拆掉脑后的红丝带,系在沈如归手腕,拉下衣服袖口,盖住。


        

“先借给你,等你回来了再还给我。”


        

“好,”沈如归笑着低头,隔着一层口罩吻她。


        

刚到场的一线顶流小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现场一片尖叫和呐喊声,除了方方,没人看到慕瓷和沈如归的吻。


        

聚光灯下,星光璀璨。


        

主持人采访到慕瓷的时候,微博上已经已经刷起了新人演员慕瓷的盛世美颜话题,不止是动图,连高清怼脸图都美得不像话,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能满足大家对女主的想象。


        

陆川眉头轻皱,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推了慕瓷一下。


        

慕瓷这才回神,但显然没听到主持人刚才问她什么。


        

毕竟是首次亮相,紧张在所难免,主持人又笑着把问题重复了一遍,她问慕瓷,新年有什么愿望。


        

慕瓷回答:“希望……能平安。”


        

神啊,拜托,一定要让他平安回来。


        

主持人笑着说慕瓷的新年愿望朴素又简单。


        

057.


        

整场影视盛典慕瓷都是心神不宁的。


        

不过好在除了台上那几分钟外,她都在台下当观众,偶尔直播镜头扫到她,她微微出神的模样,反而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气质温婉的感觉。


        

慕瓷以为她是在担心沈如归有意外,却没想到,是她自己。


        

结束之后,在地下停车场,有人从后面捂住她的口鼻,没几秒,她就晕了过去,甚至连挣扎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再睁开眼,是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像是废旧仓库,潮湿阴冷,她手脚都被绑着,浑身无力。


        

烟味很浓,慕瓷被呛得咳嗽,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人,慕瓷能听到他出去了一趟,跟门外的人说了几句什么,没过多久,又有人进来了,之前那个人毕恭毕敬地叫他‘万爷’。


        

“小姑娘,”万爷开口,“醒了,能开始谈了吗?”


        

下属帮万爷点燃雪茄后就出去了,仓库里就只剩慕瓷和万爷。


        

万爷年纪在六十岁上下,气场强大,慕瓷第一眼看到的,是他脸上的刀疤,从左眼劈到嘴角,虽然在笑,下一秒就能拿着刀割破她的喉咙。


        

“听说你姓慕。”


        

慕瓷不说话,万爷也不见气恼,笑着打量她。


        

“慕成阳的小女儿?是长了张祸水的脸,也难怪小五把你护得这么紧,瞒了我大半年。”


        

慕瓷理解了,这人绑架她,不是为钱。


        

他口中的小五……是、是沈如归?


        

“小姑娘,别怕,我请你来就随便聊聊,没别的意思,小五估计已经在往这边赶了,我们等等他。”


        

“哎,”万爷叹气,自顾自地说着,“想想,慕成阳当年也是商界人人敬仰的头号人物,连市长见了他都得礼让三分,最后竟然落得那样的下场,我听说,他跳楼之前出了场车祸,伤了半条腿才没能逃出国,被警方控制,走投无路了选择自杀,有这回事么?”


        

慕瓷脸色煞白。


        

“看来是真的,”万爷抽着雪茄,吞云吐雾,他越笑,脸上的刀疤越狰狞。


        

“我还听说,当年开车撞慕成阳的司机是个未成年,你们家没钱请好律师,对方关了几天就被放出去了,那会儿你应该还小吧,七八岁?哎,也是可怜。”


        

慕瓷死死盯着对方,喉咙沙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了,聊聊天,”万爷笑笑,“小五也快三十岁的人了,有个女人正常,但太把一个女人当回事就不正常了,我还纳闷,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勾住小五的心,等见着你就明白了。”


        

“小五这孩子啊,还是不够狠。”


        

“他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万爷走近,用刀勾起慕瓷的下巴,“小姑娘,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呢?”


        

他俯身贴近慕瓷耳边,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不如,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十三年前,把你爸撞成残废的那个司机……”


        

“那个司机啊,是小五。”


        

————


        

(虽然我这几天更新少,但我不允许你们不爱我!!!)


        

058.小瓷,我来接你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隔着一扇门,隐约从外面传来打斗的动静。


        

万爷大笑了几声,让下属去开门。


        

慕瓷看到了沈如归,他周围躺着七八个痛苦呻吟的黑衣男人,像是踩着尸体走进来。


        

哒……哒……哒……


        

一步一步,仿佛是踏在她心上。


        

万爷靠坐在软椅上,吞云吐雾,威不自盛的煞气让人胆寒。


        

“小五,都是兄弟,你下手未免太重了。”


        

“还好,四肢健全,”沈如归啐了口血,语调轻描淡写。


        

万爷一改威严之态,朗声大笑。


        

沈如归的视线落到慕瓷身上,放缓了嗓音,“能动吗?”


        

迷药散了些,慕瓷手脚渐渐有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