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回程

        

,签到:一台手术火爆全球


        

时间的流失远远快于人的想象。


        

而且,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想要做到更多的事情,也只能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


        

蓝天也一样,他的时间和别人的时间也都是相同的。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能够通过很多渠道,知道更多的信息。


        

可现在,他停止了思考。


        

夜晚降临,蓝天还是没有想到幕后者到底是什么人。


        

想要让冷珊珊去抓人,可是也没有任何的证据。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恐怖。


        

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半点的关系。


        

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今天一天都坐在了床上。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呼!


        

蓝天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吐出了一口浊气。


        

揉了揉已经发酸的眼睛。


        

“叮咚!”


        

门外传来了门铃声。


        

他走过去打开了门,正好看到了苏倾语带着人带着食物走了过来。


        

“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还是吃点东西再说吧。”


        

苏倾语笑着说道。


        

蓝天点了点头,道:“好。”


        

二人用餐的时候,苏倾语率先开口。


        

“对了,冷珊珊已经回去了,她说,自己回去再查一下,刚才她给我发来了消息是,查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却没有半点的关联,所以,能够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两个人的中间,还有另外一个人。”


        

苏倾语说的这两个人,就是在酒店里面,他们所住的房间旁边的两个房间的人。


        

没有想到,冷珊珊的速度还是挺快的。


        

能够查到这些,也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了。


        

“不着急,再等等吧。”


        

蓝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你害得,蓝诺吗?”


        

蓝天的突如其来的问话,让苏倾语愣了一下。


        

“你是说,那个以为唐瑶喜欢他的蓝诺?”


        

蓝天点了点头。


        

“我记得,但是他现在不是在为了大日的人在做事吗?”苏倾语好奇地说道。


        

“一开始,我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蓝诺不过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罢了,虽然医学能力还不错,但是,真正的能力相差太远了,我根本不会去想到他的事情,可是刚才,我想到了他在西医大比上对我说的话。”


        

蓝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深沉下来。


        

“他之前说过,适者生存。”


        

适者生存?


        

苏倾语呢喃了这四个字。


        

蓝天笑了笑,说道:“看来,得找人查一下了。”


        

“这件事交给我吧,对了,接下来,我们应该要准备回去了,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快过年了,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等到回去城京之后,我们就没事了。”


        

苏倾语认真地说道。


        

蓝天看着她,有些迟疑。


        

苏倾语微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道:“有些事情,只需要等到时间到了,就什么都知道了,你没有必要过于焦虑,这对于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蓝天点了点头。


        

这两天的时间,他的精神状态是紧绷着的。


        

再加上最近系统的签到都是一些中医方面浅薄的知识,并没有有关于整个龙阳针灸法的签到。


        

如果他能够签到龙阳针灸法的话,那就不需要想太多了。


        

可惜了。


        

他也问过系统了。


        

但是系统的回答就是,在已经现世的针灸,是不会在系统内签到的。


        

不过如果宿主能够找到完整的龙阳针灸法的话,系统可以直接进入刻画。


        

到时候,可以直接让宿主省掉学习的过程。


        

既然没有机会的话,那蓝天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打算接下来只需要做到把龙阳针灸法的完整版找出来,然后就直接让系统进行一个刻画,这样就能够解决自己学习的问题了。


        

蓝天吃完了东西后,看向了苏倾语,道:“那就明天回去吧。”


        

听到了他愿意回去,苏倾语也是点了点头。


        

她还真的担心蓝天不愿意回去呢。


        

毕竟,这个事情查不清楚的话,回去还是会被人监视。


        

但好在城京是他们的大本营所在,对方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到底能不能够进行监视。


        

一旦被发现,不管是谁,都能够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先不说其他人,就一个上官汐月就足够让他们胆战心惊了。


        

作为西方黑暗世界的霸主之一,上官汐月怎么可能会让人伤害到自己的儿子。


        

所以说,苏倾语让蓝天先回去也是有讲究的。


        

隔日。


        

冷珊珊在一大早就来了。


        

看到他们已经收拾好了之后,她问道:“你们现在回去的话,我这边怎么去找你们?”


        

蓝天说道:“不需要你来找我们,等着我来找你就好了,记住了,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哪怕是……”


        

话虽然说得并不明显,但是冷珊珊不是傻子,也懂得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行,我知道了。”


        

说完后,冷珊珊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接下来,蓝天和苏倾语两个人搭乘上了飞机。


        

直奔城京。


        

城京!


        

在城京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了消息。


        

而且,蓝天要回来,上官汐月自然也会到场。


        

只是,她的脸色并不好看。


        

从消息传出来之后,她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


        

她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去监视着自己的儿子。


        

这些人,简直就是在挑衅自己。


        

在她看来,自己可以出事,但是自己的儿子绝对不能出事。


        

要是自己的儿子出事了,那她就真的要疯掉了。


        

一旦她整个人陷入暴怒之中,到时候,就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查到了吗?”


        

上官汐月冷声问道。


        

“没有,对方藏的很深,而且,应该不是我们那边的人。”


        

我们那边,指的不是华夏,也不是他们的人,而是,西方。


        

“不是?这么说的话,还有另外几个板块也插手了是吗?”


        

上官汐月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了。


        

这么多年来,欧大洲这个板块,她从来都没有出手过,在整个世界上,论黑暗世界最强的地方,就是西方。


        

但是,西方黑暗世界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要解决其他板块的黑暗世界。


        

可是,如果这次真的是其他板块的黑暗世界在搞事情。


        

那就怪不得她了。


        

“查下去,让我们的人在那边直接启动,我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对我的儿子动手。”


        

上官汐月再次冷声说道。


        

“是!”


        

说完之后,这人就离开了。


        

上官汐月立马换了一副面孔。


        

“阿姨还是这样,这么多年了都。”苏倾语看到上官汐月换了另外一幅面孔,突然笑了出来。


        

“小丫头,又再笑了?”


        

上官汐月没好气地说道。


        

苏倾语立马换上了一个贤惠的笑容,挽住了她的手,甜甜地说道:“阿姨,我这笑容这么好看,您怎么能发出质问的语气呢?”


        

上官汐月无奈的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


        

“儿子,你没事吧?”上官汐月立马转头关怀地问道。


        

蓝天耸了耸肩,道:“没事,对了,妈,你别让人去查了,这件事我自己来解决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蓝天的眼神是一种恐怖的眼神。


        

如果仔细看着他的眼神,一定能够感觉到他此刻十分的愤怒。


        

就连上官汐月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你怎么知道?”


        

回过神来,上官汐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这还需要我知道吗?好了,您别担心太多,对方不会是其他地方的人,我需要更好的证据。”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蓝天脸上虽然是微笑,但是好像已经想好了对方的后果一样。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妈就把这件事交给你自己吧,不过你要记住了,无论是什么人,都不能对我儿子出手,一旦他们出手了,那就要交给我来处理了。”


        

上官汐月说道。


        

蓝天点了点头。


        

虽然他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但是有人站在自己身后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有人撑腰的感觉,自己可以随时没有后顾之忧。


        

特别是这样的家族。


        

其他家族的那些根劣性并没有在上官家呈现。


        

这让他很舒服。


        

也只有这样的家庭,才能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值得。


        

“好了,阿姨,我们回家吧,今天可是三十了,今晚还得守岁呢。”


        

苏倾语立马说道。


        

上官汐月是越看越喜欢。


        

如果说,她内心的人选的话,非苏倾语莫属。


        

哪怕陈晓云在前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她允许自己的儿子深情,可是,也不想要他辜负其他的人。


        

苏倾语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自从婚约下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明白,苏倾语和唐瑶两个人,有一个,就是蓝天身边最得力的那个。


        

目前来看,苏倾语就是唯一的人选。


        

上官汐月的内心里面,已经盘算好了接下来的事情。


        

她总得见一见自己的儿媳妇才行啊。


        

“对了,小天,你不打算去汇峰将晓云接过来吗?”


        

上官汐月的突然问话,让苏倾语一笑。


        

“阿姨,你就不要着急了,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到。”


        

苏倾语的话,让蓝天愣了一下。


        

确实很久没有见到陈晓云了。


        

两个人除了打打电话,通通视屏之外,基本都没有时间。


        

他没有在汇峰,现在汇峰只能是林安在坐镇外科。


        

陈晓云因为之前被选中去学习,现在也有了一定的能力。


        

所以,两个人的时间都很少。


        

蓝天这边需要把中医的知识学习好,陈晓云需要在汇峰那边打下手,做好所有的手术之类的。


        

这也是两个人的默契所在。


        

蓝天和陈晓云两个人可谓是天作之合了。


        

只是少了蓝天之后,汇峰的手术效率明显慢了很多。


        

所以,蓝天还以为,两个人想要见面的话,得等到中西医大比之后,才能够见面的。


        

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不用这么惊讶。”


        

苏倾语打趣道。


        

“是,我也知道不需要这么惊讶,但是,算了算了,回家先吧。”


        

蓝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坐到了车上去。


        

一路上平平静静,不知道是因为上官汐月在车上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是城京,对方不敢胡来的原因。


        

总而言之,在城京这个地方,蓝天算是能够松了一大口气了。


        

起码不需要担心再被人跟踪了。


        

说实话,他还挺厌烦这样的跟踪的。


        

一路上,十分的宁静,并没有任何的不妥,这样也挺不错的,起码,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


        

回到了上官家之后,老爷子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在门口等待了。


        

看到了蓝天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后,老爷子的心才彻底的放了下来。


        

“好,好,没事就好。”


        

老爷子有些激动地说道。


        

“外公,我回来了。”


        

蓝天开口说道。


        

“好,快,回家里面坐,这外面怪冷的。”


        

虽然是阳历一月多了,但是这并没有直接入春,如今还是大雪飘飞。


        

蓝天这一路上都有些哆嗦。


        

在南方习惯了,回到了北方的这段时间,还真的是有点不习惯。


        

不过好在前世就是一个北方人,故而才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回到家中后,老爷子听到了一五一十的回报之后,立马拍桌而起。


        

“好,真好啊,我华夏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能出现这样的败类这要是以前,老子把他毙了都不为过。”老爷子是战争年代过来的人。


        

在那个年代,为了华夏的建设,无数的老一辈人都奉献出了生命。


        

他们对这片土地有着浓厚的给感情。


        

如今,老一辈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老去,一个接着一个与世长辞,他们想要看到是,华夏子民都站起来。


        

这是他们的梦想,可是没有想到,还是会有人跪着起不来。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安心。


        

一声声叹息从老爷子的口中发出。


        

蓝天搂着老爷子的肩膀,郑重地说道:“外公,您放心吧,华夏的儿郎,不是人人都是如此,我们都在为华夏做出努力,但是,每个时代都会有一批害虫,可是这一批害虫啊,还害不到华夏的根基,因为他们都是蚍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