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石密码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1218 第一天,夜

        

黑石安全地出动暂时稳住了阵线,一辆辆战车成为了一个个“防御岛”,它承担了极为重要的防御作用。


        

在敌人没有摧毁这些战车之前,他们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推进。


        

每当有什么明显的敌人时,四连机关炮的炮台就会转动,随后死神挥舞镰刀的声音响起,无论那些人躲藏在什么东西的后面,都会被子弹撕扯的粉碎!


        

它不是火炮,很难造成大规模的破片伤害,但是在一些固定的场合中,它在收割步兵方面的优势,明显高于火炮。


        

一些正在后撤的联邦士兵松了一口气,其中也包括了一些联军士兵,他们看着那些喷涂了黑石安全公司标志的东西,突然间心中滋生了一股莫名的亲切。


        

父母赐予了他们生命,他们本能的对父母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


        

现在黑石安全挽救了他们的生命,他们也天然的对黑石安全,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


        

不知道哪里好,可就是透着近亲。


        

一名武装到牙齿的黑石安全员工,开始尝试组织反击。


        

瑞恩感觉很轻松,脸上也没有什么紧张的表情,他看着那些联邦士兵脸上的惶恐,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呢,他想。 记住网址m.qitxt.com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很奇怪,他不会因为子弹在自己的身边飞舞就感觉到紧张,不会因为枪声和炮声而从睡梦中惊醒。


        

他在前线时只要抱着枪,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能随时地睡着。


        

相反的,在不久之前回到联邦休整时,他躺在柔软的弹簧床上却很难入眠。


        

他第一次觉得弹簧床如此的难受,半夜,失眠中的他坐了起来,在地板上铺了一块垫单,然后在生硬的地上逐渐的睡着了。


        

他不喜欢没有战斗的生活,有时候也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变得神经紧张起来。


        

比如说早上有人在门外蹲着要往门里塞账单,他不知道怎么了,猛的开门口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脸上,并快速的攀附在那个倒霉蛋的身上锁死了对方的脖子。


        

如果不是他的家人及时的拉开了他,他有可能会因为杀死了一名邮差而被起诉。


        

还好公司帮助他解决了这些问题,并且又把他送到了战场来。


        

当他嗅着擦了枪油的武器时,就像是嗅到了姑娘的体香,枪支带给他的触感,比抚摸女孩娇嫩的皮肤更令他满足。


        

就像是此时此刻,子弹在他耳边呼啸,他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


        

他可能病了,但他不反感这种病!


        

恍惚之间一个前扑的同时单手撑地肩膀向前完成转身动作,整个人就靠着一块掩体的后面,并且随时都能进入到战斗中。


        

他仔细的分辨着那些枪声传来的方向,然后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


        

缩头,闭着眼睛,黑暗中残留着上一秒所看见的一切,那些东西化作了简单的黑白素描,并且正在慢慢的褪色。


        

有那么四五秒的时候,他已经找出了敌人,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武器,打开保险,深吸了一口气!


        

转身,半蹲,抬头,挺腰,扣动扳机,远处一点血花绽放,转身,重新靠在了掩体后。


        

在另外一边掩体后面的战友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显然他成功的干掉了一个人。


        

黑石安全的战斗体系是以小组为单位,每个小组六个人,其中一个狙击手,一个火力手,两个突破手,两个掷弹手。


        

小组上有小队,有中队,有大队,有着一整套体系更高效的运作。


        

瑞恩做了一些手势,他想要突破到更前面一些的地方,这需要有人配合他,暂时火力压制住一部分敌人,然后制造机会。


        

火力手和狙击手开始响应,随着机枪的枪声响起,狙击手也快速的探出脑袋,瞄准了正前方一名敌人扣动了扳机。


        

突然间爆发的火力压制可能只有那么四五秒钟,但这也足够瑞恩翻过目前的掩体,双脚蹬着掩体获得最初的加速,然后冲到了下一个掩体后。


        

战术获得成功,瑞恩可以从更小的角度,去攻击更多的敌人……


        

战场上的一幕幕就是如此,每个小组都在小队,中队或者大队的战术安排下进行着不同的任务,有时候战车也会给他们提供一些火力援助。


        

但这不意味着,黑石安全就一定比彭捷奥人更出色。


        

也许是他们察觉到了黑石安全公司的员工比联邦的军人更加的专业,彭捷奥绕后的部队也开始认真起来,从黑石安全介入战场的第四分钟开始,第一辆战车被引爆了。


        

它直接瘫痪在那,进出战车的入口被打开了,两名战车驾驶员浑身是火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但很快就被击毙在战车边上。


        

双方对抗的强度也开始不断的升级!


        

战争永远都是惨烈的,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被一颗子弹带走,也有可能是破片,或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过来的跳弹。


        

每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的消灭敌人!


        

双方始终都没有突破对方的阵线,天色也逐渐黑了起来,战场上随处都是熊熊大火或者刚刚熄灭的焦炭。


        

瑞恩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随后脸上出现了一些喜色。


        

“他们开始撤退了!”


        

消息很快传回到了营地中,指挥官们也大概的明白了为什么对方会撤退,因为补给问题。


        

他们要在密林里绕过防线,就注定不会带太多的补给,如果带得太多就绕不过密林。


        

像是子弹之类的东西,人扛马驼,也终究是有极限的。


        

打了一整天,他们携带的弹药应该差不多都修好的差不多了,而黑石安全死死的把交战的阵线钉死在这一片附近,没有给他们继续向前的机会。


        

在后方他们引爆了联邦人的一些弹药库,这也使得他们自己很难获得补给。


        

如果不是有黑石安全的人,他们有可能已经攻打到前线指挥部附近,那边还会有一个补给仓库。


        

现在补给不上,趁着还有一些弹药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一旦弹药全部打完,他们这些人就有可能会永远的留在这里。


        

紧接着,一个新的问题诞生了,那就是要不要追击。


        

指挥官们的想法是不要追击,天黑了,如果被对方打一个反伏击很有可能会丧失目前的优势。


        

总裁的要求是他们控制住后方的局面,然后再考虑对前方支援。


        

彭捷奥人最终在黑暗中离开了,人们开始收拾残局,望着如同废墟一样的后军营地,联邦的士兵们都茫然了。


        

这……就是战争?


        

到处都可以见到那些倒毙的尸体,死状各不相同,这让一些年轻的士兵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压力,吐了出来。


        

黑石安全的员工则默默的清理战场,他们把尸体装进装尸袋中,然后送去焚烧。


        

现在正是纳加利尔最炎热的时候,而且这里就位于原始丛林之间,如果放着这些尸体不管,很快尸体就会在高温和潮湿的环境中腐败,并且滋生各种致命的病毒以及有可能传染的病毒。


        

熊熊的大火不断焚烧着尸体,带来的古怪味道让一些刚刚恢复的年轻士兵们又忍不住呕吐起来。


        

那是一种夹杂着肉香和动物油脂被加热后的焦香味,以及最后焦糊的味道。


        

瑞恩扛着他战友的尸体走到了焚烧区,在其他人的帮助下丢进了火焰中。


        

四个人看着被火焰覆盖的装尸袋,都低下了头。


        

这次他们小组死了两个,四人很正常。


        

一开始瑞恩有些接受不了,每一个战友的离开他都会认为那是自己的责任,是他做的不够好,没有及时的击杀敌人,没有找出隐藏的敌人。


        

直到现在,他已经开始对这些事情麻木。


        

他的手中有两个铭牌,这些铭牌他会带回去,它们会被挂在公司大厅的展示柜里。


        

那不是把它们作为展览,而是让人们铭记,有些人可能不被人们所熟知,但他们曾经为这个国家,为人民,为公司,付出了最宝贵的生命!


        

大火逐渐的吞噬了那两个装尸袋,他们和火焰融为了一体,瑞恩抬起头,看着升腾的火苗和在空中星星点点映燃的火光,他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死了,会不会也是这样?


        

回去时,他的小队被分配了新的队员,随后新队员也带来了一些新的规矩。


        

“从今天开始我们每个小组都会进行巡逻,并且我们设置了暗号,暗号两个小时一变。”


        

“如果有人对不上暗号,并且反抗的话,可以就地格杀……”


        

被彭捷奥人摸进了营地之后黑石安全这边也总结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如何辨别敌我的问题。


        

他们没遇到过这样的无耻之徒,当然这也不能怪联邦人,他们毕竟没有参与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不知道为了胜利,人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所以暗号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方法,有时候原始且简单,就代表着有效。


        

不断变化的暗号能最大限度的防止有人渗透进来,这种方法看上去很原始,但对现在的情况来说,很有效。


        

晚上,瑞恩小组还要巡逻,眼看着就要到一点换班的时候了,突然间他停了下来。


        

竖起耳朵,看着远处的黑暗,“听,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