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骗了康熙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23章 平罗刹策

        

,骗了康熙


        

玉柱太年轻了,他刚一露面,就被大家盯上了。


        

“哼,毛都没长齐,岂会读书?”


        

世界之大,有人把玉柱当宝,就有人瞧不起玉柱这个国朝最年轻的贡士。


        

玉柱明明听见了人群传来的怪话,却只当没有听见似的。


        

怎么说呢,不遭人嫉恨的,只可能是庸才也!


        

说怪话的人,也算是有点脑子,没敢说出旗人也会读书,这种不利于满汉团结的错话来。


        

八股取士,大部分能够考出来的贡士,都不可能是真傻子。


        

但是,也确实不能排除掉,一小撮情商极低的,读书读傻了的家伙。


        

林子大了,啥鸟没有?


        

人群里,时不时传来难听的怪话,玉柱始终不动声色的立在原处,压根就没当回事。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张作霖,张大帅,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土匪出身。


        

土匪,不管在那个时代,向来为人所不耻的。


        

但是,张大帅成了土皇帝后,东三省的地界上,谁还敢公开的瞧不起他?


        

江湖,必须是实力论!


        

世界上的元规则,成王败寇也!


        

“可是今科会元,玉玔卿?”


        

就在玉柱被汉人贡士们集体孤立之时,居然有人冒大不韪的走到他的身前,笑眯眯的拱手问候。


        

玉柱抬眼仔细看去,来人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穿皮裘,相貌不凡,却很陌生。


        

“正是玉柱,不知兄台高姓大名?”玉柱对于主动过来亲近的人,自然是笑脸相迎,行礼如仪了。


        

“在下章佳·阿克敦,正蓝旗满洲。”


        

哦,原来是和绅一辈子都想超越过去,却始终超越不了的,章佳·阿桂的亲爹啊!


        

玉柱不由暗暗感叹不已,世界可真小啊!


        

玉柱和阿克敦,都是旗下的贡士,都受到了汉人贡士的无形排挤,恰好也就同病相怜了。


        

序齿之后,阿克敦生于康熙二十四年,今年二十一岁,居长。


        

贡士的同年,和乡试的同年,大不相同。


        

最大的区别,就是,贡士已是准进士,享受入流官员的待遇。


        

说白了,贡士只要参加了殿试,并顺利的交了卷,至少是个三甲同进士出身。


        

同进士,考不入庶常馆,直接分发到部,观政一年后,便可外放七品知县。


        

非庶吉士出身的进士,任为知县,分发各省后,优先补缺上任,叫做“榜下即用”。


        

朝考过关后的庶吉士,无法留馆点翰林,被委任为知县,具有最大的优先权。他们基本都是带缺出京,俗称“老虎班”。


        

带缺出京,也就是说,已经被任命为某县的知县正堂。出京是直接去上任的,而不是还要在省里等着补实缺。


        

这个时代的官职,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有官员出缺,才能按照一定的顺序递补上去。


        

缺,官职也!


        

玉柱和阿克敦热烈的闲聊之时,又来了一位穿着貂氅的年轻人,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塞楞额,正白旗满洲,生于康熙二十年,已有二十五岁。在三人之中,最年长。


        

好家伙,旗人中,会读书的本就极少。


        

可是,丙戌恩科居然出现了三位旗人贡士,还都是正经的满洲贡士。


        

这就很有点意思了!


        

东华门开启后,在礼部官员的引导下,玉柱提着两只大考篮,在诸多火辣辣的眼神注视之下,第一个进了宫。


        

巧合的是,第二个是塞楞额,第三个便是阿克敦。


        

没办法,本次恩科的贡士,就他们三个旗人。


        

验明身份之后,玉柱被领到了太和殿前的台阶下,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不管是谁,只要是从太和殿里出来,第一眼就看得见玉柱。


        

玉柱的心理素质极佳,他才不管那么多呢,从考篮里拿出文房四宝及烧热了的暖手铜炉,轻轻的搁到了书案上。


        

汤炳说的很对,太和殿前,刮骨的冷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脸上刺痛不已。


        

这个时候,特制的紫貂皮大氅,再次发挥了独到的作用。


        

玉柱裹着大氅,身上只是略微有点点冷罢了。


        

殿试的人数,才两百余人而已。贡士们的入场速度,比乡试快了十倍不止。


        

很快,玉柱的四周,便坐满了人。


        

按照往年的惯例,辰时正,正式开考。


        

在礼部左侍郎的引导下,所有应考的贡士,对着太和殿前的皇帝御座,行三拜九叩之大礼。


        

这三拜的讲究颇多,一拜天子,二拜皇清恩典取士,三拜天子亲任座师。


        

殿试时,天子即所有贡士的座师也,天子门生亦由此而来!


        

行礼如仪后,试卷很快分发了下来。


        

这个时候,玉柱并没有急于去看试卷,而是不慌不忙的从考篮里,拿出了特制的护耳貂皮帽子,戴在了脑袋上。


        

这也是汤炳研究透了殿试规矩之后,给玉柱提的合理化建议。


        

只因,殿试在户外举行。刺骨的冷风刮过头脸之时,就像是绣花针接连不断的扎入皮肉一般,刺疼之极!


        

这个时候,所谓的六合帽,就完全不顶用了。


        

殿试的规矩颇多,唯独没有禁止,戴貂皮护耳帽。


        

朝廷也是讲规矩的,不禁止的,不为过!


        

玉柱戴上了护耳貂皮帽子之后,手里抱着暖炉,他确实是浑身上下都暖和了。


        

考试时,玉柱无法左顾右盼,也没有那个必要。


        

令玉柱没有料到的是,在他的四周,冻得瑟瑟发抖的贡士们,一个个恨得牙根发痒。


        

殿试的名次,说白了,就是看皇帝的心情和运气了。


        

在满不点元,满不点三鼎甲的谕旨依旧有效的当下,玉柱这种超级务实的家伙,才懒得去搭理所谓的满洲状元呢。


        

十六岁的满洲进士,已是大祥瑞也!


        

玉柱打开试题,定神一看,差点笑出了声。


        

嘿嘿,送分题,大大的送分题也!


        

罗刹边患,日甚一日,用兵过多则糜费钱粮,坐视不理则龙兴之地堪虑也。问曰,何解也?


        

如果说,院试和乡试,以八股文为主的话,殿试的时务策则是扎扎实实的考验综合性的学识水平了!


        

在小农社会,能够考中进士之人,少有真正的书呆子。


        

只是,近代后,工业文明碾压了农业文明,这种远远落后于时代的所谓时务策,才显得格外的不合时宜了。


        

不夸张的说,玉柱装了一肚子的边患学问。


        

和硕特汗国、准噶尔汗国、罗刹国,这三个主要问题,自不必说了。


        

就连西南的东吁王朝,玉柱都做了充分的准备。


        

有隆科多这个大佬撑腰,再有汤炳的鼎力相助,玉柱收集整理相关边患的资料,并提炼成自己的见解,简直是易如反掌。


        

谁说有权有势,就只能干坏事了?


        

有权有势,照样可以帮考试的大忙!


        

罗刹国的老底子,作为资深清史票友的玉柱,肯定是比谁都清楚的。


        

而且,罗刹国的巨大边疆危害,也没人比玉柱看得更透彻了。


        

所以,打腹稿的时候,玉柱开篇简要介绍了一下,罗刹国究竟是怎么来的?


        

紧接着,笔锋一转,重点介绍了彼得一世的各种光辉事迹。


        

臣柱曰:沙皇彼得,交国政于辅臣,化名亲赴英夷三岛,习炼钢及造兵舰之学,其志非小,所谋甚大。假以时日,此诚心腹之患也,则我满洲龙兴之地危矣!


        

有了定论之后,玉柱接着阐述,东北龙兴之地御敌之策。


        

一曰,造法夷之十二磅机动火炮;二曰,造新式火药,以增火炮之威也;三曰,逐步拔掉罗刹国在东北的各个据点,可掘地道藏以火药,轰塌城墙,效果必定显著;四曰只须千余精兵即可,不须耗费太多的兵马及粮饷;五曰学西夷之法,造燧发枪,配备给绿营官兵,待训练成熟之日,再命其去黑龙江打罗刹。


        

文章的末尾,玉柱特意提到了,冬季的东北,特制的雪撬,外加像狼却不是狼的傻犬,在运兵、运粮饷及运火炮方面的巨大作用和重要意义。


        

草稿打完之后,玉柱满意的停了笔,正欲拿起暖手炉,视线的余光却瞥见了一抹明皇色的袍摆。


        

这就很纠结了呀,装没看见呢,还是跪下行礼?


        

电光石火之间,玉柱便想清楚了对策,决定继续装糊涂。


        

只是,世事实在是难料啊。


        

玉柱已经写好的底稿,居然被一只明黄色的手臂,顺手拿了去。


        

这一下子,玉柱再不可能装傻了,只得跪下,叩首道:“臣玉柱,恭请圣安!”刻意控制住了声调,免得影响了旁边的考生。


        

结果,康熙没搭理他,径直翻阅着他写的《平罗刹策》。


        

一旁陪着的殿试监临官,五阿哥胤祺,原本打算找个机会提醒下康熙,免得玉柱的腿跪出了毛病。


        

只是,五阿哥瞥见康熙拧紧的眉心,成了个川字,便又闭紧了嘴巴,没有画蛇添足的去吱声了。


        

果然不出老五所料,几乎眨个眼的工夫,康熙说话了。


        

“伊立。称臣很好,满汉一体,你就应该称臣。”


        

老五把头一低,心里明白,玉柱要占大便宜了。


        

以玉柱的显赫身份,本该自称奴才。但是,他若中了状元,就成了满汉一家亲最大的招牌了。


        

士林表率的满洲状元称臣,笼络汉臣之意,极其明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