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骗了康熙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24章 大四元乎?

        

玉柱起身后,垂手而立,等着皇帝发话。


        

康熙看完玉柱的草稿,又凝神仔细的想了想,忽然笑道:“雪橇之议甚妙,朕在北海的冰上,玩过很多次滑雪之戏,却没想到用此招,在冬季的黑龙江运兵、运粮、运火炮。你所言之海运,起于登州府,止于旅顺口,前明即用过多年,甚善。”


        

咳,皇帝当面表扬了,玉柱能说啥?


        

“臣愚钝之极,不堪万岁爷如此夸奖。”玉柱恭顺的表达了谦逊之意。


        

康熙没理会玉柱的谦词,放下了他的卷子底稿,径直走了。


        

五阿哥胤祺,含笑微微一点头,随即跟上了康熙的步伐。


        

他那意思是无声的告诉玉柱,有此一插曲,八个读卷官们还敢乱来,那简直就是白混成重臣了。


        

玉柱岂能看不懂这个?


        

嘿嘿,福从天上降,门板都挡不住啊!


        

实际上,玉柱本打算在策问里边,说清楚打击罗刹国的海运起止路线,其实是宁波府码头,经朝鲜半岛的釜山,到海参崴,再登岸。


        

只是,这一步的步子迈得太大了,容易扯着蛋,他也就忍着没写。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康熙朝最大的两个问题,一是准噶尔汗国的巨大军事威胁,一是海禁的时开时禁,以禁为主。


        

于公,海运漕粮到天津卫的塘沽,肯定是成本最低,速度最快的。


        

于私,玉柱压根就不想贪污受贿。借助于精通多国语言和掌握国际常识的优势,利用海外贸易,大赚其钱,大发其财,乃是利益攸关的大事。


        

玉柱早就修炼出了坚韧不拔的意志,哪怕是康熙开了作弊器的明里相助,他也一丝不苟的答完卷子之后,仔细的检查了三遍。


        

张廷玉能够成为三朝元老,靠的就是忠诚可靠,谨慎小心,思维缜密。


        

现成的例子,玉柱如果不去学,那才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和张廷玉相比,玉柱乃满洲第一名门贵胄也。


        

这个优势异常之巨大!


        

妥了,以后见了康熙,或是任何人,玉柱都不需要以奴才自居了!


        

作为现代人灵魂的玉柱而言,康熙开的这个特例口子,比点了他作状元,更令他感到由衷的开心。


        

尼玛,正经人,谁乐意当奴才?


        

交卷之后,玉柱走出东华门,迎面就见,冻得脸颊通红的孙承运,正望着他傻笑。


        

实际上,玉柱每次赴考之前,孙承运就住在隆家外院的专用客房里。


        

每次,孙承运都要陪着玉柱用罢早膳,再送他出花厅。只是,没有送出大门而已。


        

感情到了位,随意的送一送,也就足够了!


        

真闹出大阵仗的相送场景,反而是感情不到位的体现了!


        

“弟弟,满洲状元,到手矣!”孙承运一把抱住了玉柱,用力的摇了摇。


        

玉柱微微一笑,正打算告诉老孙,太和殿前“偶遇”皇帝的事儿。


        

却听孙承运笑嘻嘻的说:“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王之善,被勒令致仕,交地方官编管了。”


        

王之善?


        

玉柱的心头猛的一跳,王之善不是顺天府乡试的副主考么?


        

这年月,交地方官编管,实际上,是极具有侮辱性质的一种惩罚措施。


        

说白了,就是每三天,就要去一次衙门里,向家乡的知县、知州或是知府报道。


        

详细汇报最近学习圣训的心得,上交忏悔的检讨书,再被地方官严厉的斥责一番,才能回家继续苟活着。


        

如此周而复始!


        

三朝元老张廷玉,就被乾隆用此阴招,狠狠的整治过好几年!


        

结果,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张中堂,临死之前,好几年都不说一句话了。


        

没想到,王之善这么快就遭了报应!


        

孙承运小声说:“我在内务府的朋友告诉我,王之善的罪名,竟然是诽谤朝政。咳,左副都御史,可以风闻奏事的呐。”


        

玉柱一听就懂了,恐怕是,王之善体察错了上意,在顺天府乡试中表现很不佳吧?


        

可惜鸟啊,王之善,那可是有名的大清官呢。据说,王之善的家里就一老仆贴身伺候着,一年也就吃几次肉而已。就连上朝的官服,都给洗得发白了,还舍不得换。


        

然并卵,在朝堂之上,你再清廉又如何?不能揣摩出真实的上意,就只能被淘汰掉了。


        

“弟弟,有王之善的前车之鉴,嘿嘿,愚兄提前恭喜弟弟你,荣登状元郎了!”孙承运看似混吃等死,其实机灵异常。


        

玉柱摇了摇头,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别的且不说了,今上曾经晓谕过群臣,满不点元,这一关就难过的很。”


        

孙承运晃了晃脑袋,说:“只要有吴琠或李光地其中的一人在场,此事易尔!”


        

玉柱不由微微一笑,夸道:“谁敢说你傻,我第一个揍他。”


        

兄弟二人,嘻嘻哈哈的登了车。


        

殿试考完之后,玉柱就一身轻松的等着做官了,孙承运便把他拖到了男爵府里,逍遥快活了两天。


        

“你快大婚了,家里的这些女人……”玉柱故意停顿了下来,等着孙承运去悟。


        

孙承运笑嘻嘻的说:“公主住在公主府里,我的这些女人先躲在我这边,只要不怀上身子,就没大事的。等我把公主哄好了,再叫她们去给公主敬茶,正式抬妾。”


        

玉柱点点头,老孙的女人,早都受用过了,总不能就这么赶出府门去吧?


        

而且,老孙手段高明,他此前的所谓抬妾,不过是在府里摆几桌酒,关起门来自己乐呵一下罢了,当不得真!


        

就算是言官想拿这个说事儿,只要孙承运哄好了九公主,就不会有麻烦。


        

大清的额附,其实异常之尴尬。公主,其实也过得很不滋润。


        

按照规矩,老孙这个和硕额附,平时还是住在他的男爵府里。


        

只有公主派人来召唤了,他才能去和公主同房欢好。悲剧的是,欢好之后,老孙就被扫地出门了,要回了男爵府里,才能泡进浴桶里,把他自己洗剥干净了。


        

尼玛,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玉柱肯定是不能忍的!


        

尚主,尚你妹!


        

由于约束极严,大清的公主,远远不能和唐朝的公主相提并论。


        

嘿嘿,唐朝的公主,几乎个个都有作风问题,附马们头顶上绿油油的一大片。


        

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房遗爱和武攸暨。这两货,简直是附马都尉中的极品。


        

他们都心甘情愿的帮着公主,在门外望风,可谓是厉害之极的绿色超人啊!


        

按照玉柱的理解,孙承运肯定是不乐意尚主的。但是,康熙下旨指婚,谁敢违抗?


        

殿试考完之后,李四儿就彻底不管玉柱的事儿了。她就算是再糊涂,也知道,宝贝儿子即将做官了,她还管那么多,岂不是徒惹儿子的怨言么?


        

殿试试卷的弥封等措施,因不再黜落的缘故,可谓是形同虚设。阅卷房的门,也不封锁,各路人员可以自由的出入。


        

每个读卷官必须将所有试卷轮阅一遍,按五等标识评卷,画圈多者,得胜也。


        

再由首席读卷官为总核,进行综合评议。评议时,所有的读卷官都可发表意见,始定名次。


        

殿试后三日,以首席大学士吴琠为首的八名读卷官,将定好了名次的前十名考卷,递到了康熙的龙案上。


        

八位读卷官所定的名次,不过是仅供参考的初稿罢了。最终的前十名进士,需要皇帝的硃笔亲裁。


        

康熙依次看了前十名的卷子,不动声色的说:“朕信得过诸卿,不改名次了,拆封吧。”


        

拆封之后,一甲第一名果然是玉柱。


        

康熙当即拉下脸,厉声喝道:“朕曾晓谕过群臣,满洲进士不得点状元,不得点三鼎甲,尔等莫非是当作了耳旁风不成?”


        

见皇帝突然发作了,八位读卷官齐刷刷的跪下了,大家的视线一致盯在吴琠的身上。


        

身为殿试的总核官,又是首席大学士,吴琠必须主动站出来,替所有读卷官们说话。


        

“皇上,请容老臣说句肺腑之言,可好?”吴琠不慌不忙的摘了顶戴,重重的磕了个头,拱手恳求皇帝允许他解释一下。


        

“说吧。”康熙余怒未熄的闷闷一哼,语气的冷森凌厉,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若是一个应对不好,显然是有人要掉脑袋了!


        

“请恕老臣直言,此一时彼一时也。彼时,我大清刚入关不久,八旗铁骑纵横天下无敌手。然,旗人擅骑射,却不怎么读汉书,习汉字,此为实情也。”吴琠忽然眼圈猛的一红,带着哭腔说,“这么多年来,皇上您爱护汉人读书人之心,简直是天日可表,泣鬼神矣。”


        

“呜呜呜,不说旁人,就说老臣吧,若不是皇上您简拔老臣于草莽之中,老臣至今不过一放牛娃尔。”吴琠说哭就真的哭出来了,哽噎道,“老臣说句心里话,皇上您御极,凡四十五载,无论是文治还是武功,虽秦皇汉武,亦远远不及也。”


        

“更可喜的是,我大清不仅八旗劲旅依旧天下无敌,竟出满洲文盛魁首之才,此诚祖宗保佑之大幸也。”吴琠忽然重重叩首,铿锵有力的说,“老臣为大清社稷谋,为满汉真正的一家亲,冒死进谏,恳请皇上允准,从此之后,殿试上再不分彼此,满汉一体点元也!”


        

“嗙嗙嗙……”吴琠猛磕了三个响头,一旁的梁九功看得很清楚,额头竟然已是见了青紫。


        

跪在吴琠身后的李光地,终于明白了,为啥吴大学士能够稳坐首席大学士十余载,让他始终拱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