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气场足

        

锦绣小丫鬟正文卷第109章气场足福珠被陈喜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帅一脸,不禁闪着星星眼惊呼一声,见陈喜看过来才咧嘴冲她傻笑。


        

陈喜无奈,不禁把另一只手提着的灯笼递过去给她。


        

福珠连忙讨好接过来就提着给她照亮,别提有多狗腿。


        

但不令人讨厌。


        

只觉得她耍宝耍的还挺可爱的。


        

鱼儿和玲珑知道她的性格,也都被她那副模样给逗笑。


        

春红靠在墙上晕乎乎的,看着那灯笼黄橙橙的亮光只觉得晃眼的很,忙把脸对着墙躲着,脑袋嗡嗡作响。


        

完全自己磕的。


        

陈喜见她那样就说道:“既然你那么有悔意,我便给你个机会吧。”


        

春红迷糊间听见简直喜极而泣,呜咽地狂点头低声道谢。


        

她完全没想到头一回作恶就碰上这种硬骨头,啃不下来反倒险些崩碎自己的一口好牙,万幸还有得救。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春红胆子小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是因为这几个小丫头不简单,很明显的样子,她们斗不过她们。


        

所幸她认怂很快,人家也还愿意给她个机会赎罪。


        

春红不敢恨人家,毕竟人家有理有据,是自己错在先的,她们也不过是自卫,她被她们的感情和正直给臊得不行。


        

陈喜见成功把她暂时拉到自己的阵营也觉得舒心很多。


        

春红的性格看着怯懦胆小又无脑的,全凭薛婆子哄骗,薛婆子倒下后,她就溃不成军了,而她投降了,目前就剩下薛婆子一个人,没有春红想必她的底气也没那么足。


        

更何况...


        

陈喜如今手里还有她的把柄在呢,她的胜率很大的。


        

她目前也不想惹出人命,不过是想把薛婆子控制起来,招来自己用,她可以帮东院这边继续掩人耳目。


        

用途挺大的。


        

所以她打算谈判。


        

春红那副样子已经精疲力尽,但她们还是暂时没把她松开,因为薛婆子那边还没有搞定,怕事情有变动。


        

陈喜带着她们就往回走,路上仅仅靠着灯笼照亮。


        

福珠哼着歌谣蹦蹦跳跳跟着,玲珑时不时跟着附和两句,鱼儿就笑着让她们俩小心点别胡闹小心等会儿摔了。


        

春红则有些诧异,外头闻风丧胆的东院在她们眼里似乎真的不可怕,走在这四周阴暗毫无亮光的地方也如此坦然。


        

要知道外头的院落都是灯火通明的,到处亮堂堂的一片。


        

有些姨娘偏僻些的院落甚至夜夜笙歌,各种小曲儿不停歇。


        

来往的丫鬟婆子也多,虽然安静,但也很有人气。


        

那边才是正常人居住的地方,不似这边黑暗笼罩着。


        

没有声乐也没有人气,只有时不时的未知虫鸣做伴。


        

春红原本很难理解,可当她看见她们几个人之间的氛围,忽而这空旷漆黑的东院就有了烟火气,叫人没那么怕了。


        

她们唱的歌谣她没听过,她们说说笑笑的轻松氛围也难得。


        

府邸里头勾心斗角还是多的,谁都不会那样亲近的。


        

更不可能这样没规没矩地蹦蹦跳跳胡乱唱着歌谣。


        

简直跟自家后花园似的。


        

春红对她们表示惊奇,同时十分地羡慕,心里一阵酸涩。


        

福珠和玲珑纯属是心情好闹得,平常就活跃今日更闹腾。


        

俩人嘻嘻哈哈地莫名其妙追闹起来,有着别人不懂的默契。


        

鱼儿都拿她们没办法。


        

陈喜便笑着说道:“随她们去吧,这边路熟没事儿,再说了,说多少遍她们也不长记性,若真叫她们摔一回也就记牢了。”


        

鱼儿闻言称是,旋即抿嘴偷笑起来道:“还是喜鹊姐姐厉害。”


        

她只会像个老妈子似的跟前跟后,重复嘱咐着她们。


        

陈喜看着平常不怎么管她们,但都是关键时刻提点她们,每每都是一针见血,就随她们亲身体会过才记得牢。


        

鱼儿想起她每日让她们跟着跑圈锻炼,平常觉得没什么,今日遇上事情才觉得这件事情对她们来说有多重要。


        

至少今日她明显发现自己的体能更好了,玲珑她们也是,追着春红跑那么久,她们也不至于精疲力尽的。


        

这不。


        

那两个小的居然还有力气跑着玩闹就知道她们有多强了。


        

鱼儿觉得自己对这边的路况也很熟悉,平常跑着不觉得,今日遇上天黑,居然也不需要多费心就能顺着路走。


        

简直跟白天似的自然,她觉得这种体验特别美妙。


        

附近都是自己掌握的环境,再追捕“猎物”就觉得游刃有余的感觉,叫人有种沉迷的快感,她简直爱上这种感觉了。


        

鱼儿见状快走两步到陈喜身边,而后小声地把感悟说了。


        

陈喜闻言就哂笑道:“这种感觉确实很好对吧?所以你要记住了,以后无论到哪都先把环境了解清楚,这样你在选择怎么走下一步时整个人就会轻松很多。”


        

头脑也不会被路况占据,而是能空出时间考虑别的安排。


        

不然你自己的身心全放在路况上边,哪里能想到对策?


        

好比她们和春红的身份位置,对方因为不熟悉只能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而她们熟悉这边就不一样了。


        

鱼儿点头表示记牢了。


        

陈喜继续小声提醒道:“记住是无论去哪,哪怕是在外边,是第一次去的地方,也要养成第一时间记住路线和几种逃跑路线,对日常生活里头会有很大的帮助。”


        

鱼儿特别认真地回答道:“我会记在心里的喜鹊姐姐!”


        

陈喜见状给她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赞赏她的机灵。


        

鱼儿不好意思地笑笑。


        

春红也在观察,不过她不是观察路况环境而是观察人。


        

她原本不能理解怎么小丫头都围着陈喜打转,都听她的,可是如今仔细观察和近身体验,发现对方的确很有一种掌控者的气场,让人不知不觉地想要臣服。


        

春红见这个走路都走得端正的小姑娘就知道对方是个很克制很自律的人,毕竟这儿也没什么正经主子她都时刻保持着礼数,而不是松散闲慢的吊儿郎当的感觉。


        

不紧不慢的脚步如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沉稳,很成熟。


        

表现的不像个孩子。


        

甚至比大多同龄人的大家闺秀做的还要好,脑子也灵活,若是生在大户人家,怕不知道多少人抢着求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