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追星逐月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章 舔犊之情

        

徐默然缓缓道来,原来,早年博览群书,精通儒释道三教经典,曾经在北宋“紫阳真人”张伯端所著《悟真篇-序》中看到过一篇描写张伯端云游西域途经昆仑修炼时的记载。


        

张伯端遍寻天下洞天福地,奇山异水,见昆仑玉虚峰、日月岭锁神崖与周边山峰大不相同,惊异之余,心想,如此不合常理之处必定生有不寻常的异物,便在此地寻些当地特有的草药、矿石来炼制金丹。


        

这一日,张伯端正在洞内炼制金丹,忽然洞内狂风大作,吼声如雷,张伯端暗自奇怪,便走出丹房,发现洞口处一巨大无比的白虎傲然而立,身旁却跟随者一只肉嘟嘟的小小白虎。


        

那白虎见张伯端出来,再不发出高亢虎啸,只是低下头来,低吼两声,其音甚哀。


        

张伯端走遍天下山水,见过无数奇异事物,对此毫不惊异,而且,因其心地纯洁如婴儿,毫无世俗之人的贪婪欲望,因此所遇动物皆对他非常友善。


        

张伯端走到那巨型白虎身边,伸手搭在白虎柔软腹部,输入一道至纯无比的道家先天真气,遍走白虎内脏,发现其生机已绝,再查看白虎身子四周围,发现其头颈见有一道黑色伤痕,皮毛皆焦黑,断定此白虎定是不下心被锁神崖上的雷电击中要害,已无法生还。


        

要知道张伯端的医术、道术、武术被称为三绝,张伯端真气走遍白虎体内后,发现此白虎早已在前日死去,不知为何能在此刻出现在自己洞里。


        

再见那巨型白虎伸出虎爪轻轻抚弄身边幼崽,顿时明白了那白虎心意,白虎已然身死,但不忍见自己年幼虎崽冻饿而死,故“身虽死,其心不死”,逆天而行,强挺着已死的躯体,将那幼崽托孤自己。


        

张伯端明白白虎心意后对白虎言道:“放心吧,我一定把小白虎护养长大后再离开此山。”


        

那白虎竟似明白的张伯端的话语般,趴伏在地,低吼一声,同时伸出虎爪将那幼崽揽入怀里喂奶。


        

见自己幼崽已经吃饱,便强撑着身子,微微颤颤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朝外面走去。那小白虎自然是摆动小爪,跟在身后。白虎回头低吼一声,张伯端走上前去,将白虎幼崽抱在怀里。那白虎这才放心离去,走到前面万丈深渊出,回头再看一眼,纵身跳了下去。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写到这里时,那早已斩断世俗情缘的张伯端也不禁感慨万分,他在书中写到:“舔犊之情,母亲之爱,一至于此,可令生者死,死者生。太上忘情,何其难也!”


        

张伯端写此故事的初衷是本想说明修道需要忘情,而忘情真的很难,“禽兽尚且如此,人何以堪”?但徐默然的叙述,却深深打动了众人,勾起大家隐藏已久的心事,众人皆沉默不语,而商子羽早已是泪流满面。


        

洞中一阵沉默,还是商子羽打破沉默,她抹了一把腮边的香泪,问道:“徐大哥,说了半天你还没有交代为什么这只白虎它会和月哥亲近呢?”


        

徐默然解释道:“张伯端在书中记载,此后,他就把这只白虎幼崽带在洞中抚养。那小白虎极通灵性,张伯端炼丹时它待在一旁,有时见张伯端服食金丹,它居然也低声吼叫不止,张伯端虽不懂兽语但从小将它养大,无须语言,一人一虎也能沟通,见他如此吵闹,猜测它见自己服食,也想服食金丹,便将自己所练的金丹分一半给它服食,同时也好奇,想看看白虎服食金丹和人又有何不同。”


        

“一晃三年过去了,或许是那金丹的功效吧,那白虎长得异常高大,比那只老的白虎还高了将近一倍,一身皮肉如钢筋铁骨,其一声怒吼震彻山谷,穿山越岭,如履平地。”


        

“一日,那只白虎来到前面悬崖边,突然纵身跳了下去。”


        

“张伯端大吃一惊,心想难道白虎突然发疯,自寻短见?便站在悬崖边上往下观看,只见那只白虎并未掉落山谷,而是在悬崖绝壁之间飞速行走,好像一个绝世高手在地面上施展轻功一般,只不过白虎是在几乎竖直的石壁上施展轻功,更是难上百倍。再往下,烟雾缭绕,也看不见了。”


        

“张伯端回到洞中等候,一会儿,那白虎回到山洞,像一个淘气的小孩一样在张伯端面前撒娇,同时张开嘴,吐出两个色泽金黄圆圆的鸡蛋大小的珠子。”


        

“张伯端接过珠子,仔细一想,便明白事情的始末,这两颗珠子是那只跳下悬崖的白虎和另外一只白虎腹中所结,可能那时有一雄一雌两只白虎被隐居昆仑的高人所养,同时还经常服食丹药,后来那位前辈高人不知所踪后,两只白虎不知何故被电闪雷击身亡,这才有白虎忍死托孤的事情,那时,两只白虎体内已经结下金丹,可惜,或许因为此事过于逆天,而招来雷击身亡的命运。”


        

“张伯端事后将这两颗白虎结成的内丹,加上其他材料重新回炉修炼,终于练得四枚金丹。他自己服食一枚,又给小白虎服食一枚金丹,剩下两粒金丹保存起来。留待后世有缘者。”


        

徐默然说道这里停顿一下,解释道:“刚才所说都是来自于张伯端的书中记载,剩下的我猜测应该是那两粒金丹一枚被席应真服食,另一粒被蓝月所得,所以,白虎认出了蓝月。在它的眼中,蓝月和它是同门同源。”


        

蓝月暗地里真心佩服徐默然,除了自己金丹出窍的细节,其他应该如此,自己金丹出窍应该不可能有人能够看见,所以自己也就不多做解释,只是笑道:“北宋到现在也有三百年了,看来这只白虎不但是‘得道高虎’,而且是一只三百岁的‘老’虎。”


        

众人哈哈一笑,顿时冲淡了紧张、忧郁的气氛。徐默然忙着去给受伤的剑士治伤,蓝月和商韵儿则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白虎,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接下来的日子里,蓝月每天都在不停被电击治疗,全身的肌肉和皮肤被烫的发黑发紫,但蓝月似乎并没有多少感觉。


        

眼看着一个月就要到了,众人心里都盼着能出奇迹,这时候,如果蓝月被电击得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那是大家最大的安慰了。


        

第二十九天晚上,已经治疗了一天的人们已经早早休息,对于明天出现奇迹的可能性也没人抱有希望。徐默然已经在考虑新的治疗方案,可是,他自己都知道已经没有其他方案可选了。


        

蓝月和商子羽的山洞里火光熊熊,温暖如春。但商子羽的内心却和外面的寒冬一样,她不是在为自己难受,她是在替蓝月难受。这几天,商子羽经常一个人悄悄躲到无人的山洞中,跪地祈祷,她乞求上苍再给蓝月一个身体痊愈的机会,让他重新做“人”,如果需要交还,自己愿意承担一切痛苦的后果,抹完眼泪后,她再悄悄走出。


        

今晚,她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忽听身旁的蓝月说道:“那天来的路上,你说想要唱一首曲儿来的,不如现在唱来听听。”


        

商子羽轻声道:“怕把他们吵醒了”


        

“那你就轻轻哼,来我耳边轻轻哼一小曲儿,也可。”


        

商韵儿果然挤到蓝月身边,在他耳边低唱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歌声婉转悠扬,却又充满了无奈。


        

蓝月笑道:“好歌,就是有点说教的意思。还有,我保证身体一恢复,就摘了那朵花儿,绝对不让你失望,现在,再换一首情歌如何呢?”


        

商韵儿听罢用“噗呲”一笑,用媚眼横一下蓝月,直把蓝月的魂儿给勾去,这才用低沉慵懒的嗓音唱到:“佳景留心惯。况少年彼此,风情非浅。有笙歌巷陌,绮罗庭院。倾城巧笑如花面。恣雅态、明眸回美盼。同心绾。算国艳仙材,翻恨相逢晚。


        

昨夜缱绻,洞房悄悄,绣被重重,夜永欢余,共有海约山盟,记得翠云偷翦。和鸣彩凤于飞燕。间柳径花阴携手遍。情眷恋。向其间、密约轻怜事何限。忍聚散。况已结深深愿。愿人间天上,暮云朝雨长相见。”


        

蓝月笑道:“你这首词儿可是唱的极妙,是柳永的词吗?柳三变的词本来就很鲜艳,在从你的嘴里唱出,简直能把死人唱活,残废听了都能有反应。”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商韵儿。


        

商韵儿先前没有听明白“残废有反应”是什么意思,恍然间想起一事,先是脸一红,接着一咬银牙,含羞揭开盖在蓝月身上的被子,只见一座“小山”高高耸起。


        

韵儿又惊又喜,羞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得低声道:“月哥你好坏!”


        

蓝月笑道:“费了一个月的力,天天治疗,总算有了一点点成果。”


        

商子羽低笑道:“我看成果可不只是一点点哟!”说着,熄灭了灯火。


        

山洞里顿时春意融融。有道是苦尽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