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覆三军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可不能让我家三郎死在这里

        

只听得“碰”的一声,李安通借力又打了个滚儿,她站起来,忙去查看赵启秀的伤势,见他闷声躺在地上,扶起他,“怎么样?”


        

赵启秀憋着气,被她一摇,大口呼了出来,睁开眼,“还好。我们到哪里?”


        

“不知道。”李安通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个一棺青居然还留了一手,还有一个密道。”


        

赵启秀挣扎地站起来,揉着胸口,“我想如果刚才不是你动手,他也不会打开这个密道,关我们进来。否则他早就打开了,不会等到生死关头才这么做。”


        

这是一个封闭的暗室,里面空无一物,边上都是光滑的墙面,坚硬无比。


        

“我们要死在这里啦。”李安通用尽全身的力气推推墙面,根本推不开。要知,她至少能举起五百斤以上的东西。


        

赵启秀道,“这么快就放弃了?”他笑了笑。


        

李安通见他如此情况下还有心情笑,也跟着笑出来,“那倒是没有,随口说说罢。”


        

但两人不管是一起使力推墙,还是找机关,一连忙着几个时辰,仍一点办法都没有,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并肩靠在墙边以作休息。


        

李安通感慨道,“可惜不能杀了那个老色鬼,一口气端了这个邪教。”


        

赵启秀道,“人可以杀,骨密教是扳不倒的。”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为什么扳不倒?”


        

赵启秀道,“你看,这个教不过凭借着一些虚妄的东西,就把这群人全部聚起来。如今世道乱,他们不得不把所有都寄托在这里。你若是打破了这个梦,他们反倒要恨你。哪怕现在打破了,日后还是会重新起来。”


        

李安通道,“那怎么办?”


        

赵启秀摇摇头,“天下如此,这些人总是寄托于不切实际的梦境,错的不是一棺青,也不是他们,是国家,当政者不仁,如此而已。”


        

李安通听完慨然良久,问道,“那有一个好皇帝就好了,是不是。”


        

赵启秀顿了顿才道,“是啊,但是然后了?高祖皇帝虽然杀了姚川,但他是个好皇帝。之后的几个皇帝,仁君也有,但更多的是不仁的君主。”他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总比现在的好。如今太乱了。”


        

李安通望着他,突然痴痴道,“文叔。他们我不知道,但你若做了皇帝,肯定是一个好皇帝。”


        

赵启秀笑道,“我可不打算做一个皇帝,我志不在此。”


        

李安通道,“你志在哪里?”


        

赵启秀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礼》里的东西吧,那个是我的理想。”


        

李安通脱口背道,“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赵启秀接道,“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两人一起背完,相视一笑。


        

李安通重新站起来,“所以,我可不能让我家三郎死在这里。”


        

赵启秀见她站在自己面前,突然灵机一动,“天遇,你试试用你的鬼彻。”


        

这钢筋墙面遇见鬼彻,不知是什么境况。李安通拔出鬼彻,剑光在黑暗中闪出一道光芒,她一咬牙,猛地一用劲,力透腕,啊了一声,猛地对着墙砍了上去,哐当一声,铁门应声而倒。


        

展现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地下陵寝,墙隅点着宫灯。他们竟不意闯入了某个人的地宫之中。


        

这是谁的地宫?


        

一连去了好几个暗室,个个都空无一物,到了第五间,不似之前那些空白,四面墙上挂着好些古画。


        

赵启秀拿着油灯一幅幅看过来,道,“这骨密教的创始者是个女子。”他仔细地看了几眼,“居然还是跟姚川将军同一时代的人。”


        

李安通指着其中一幅画道,“这画的是谁?”


        

这幅画上,这个女子头带金冠,手拿权杖,身穿锦绣凤袍,华贵无比,下巴微扬,眼神锐利,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底下是小篆写就的文。


        

“这是高皇后范镜。”他们之前看到的高祖皇帝赵益谦和俊秀,平易近人,但他的妻子范镜,脸上却无一丝笑容,阴沉至极,似很难靠近。也只有这样的威严狠厉,才能在赵益死后取而代之吧。


        

李安通道,“范镜?这是范镜的陵寝吗?”她转过身,也无心情看其他了,呆了一呆,“二百年过去,这些却仍然仿佛是昨日的事情。”


        

赵启秀一口气把这室内的所有古画都看了个遍,道,“这些图说的是一个身份极为尊贵的人,也许是公主,也许是王后,她遭人背叛,开始淫乱,创立骨密教,集合女子的力量,专门残杀美貌男子。”


        

他皱眉认真又看了一圈,边走边道,“这不是高皇后的陵寝,而是她当初创立骨密教的密室,正史里说范镜最后是自刎而死的,在五路军马攻入长安之际。骨密教历任教主都是女子,不知为何会变成了一棺青?”


        

紧接着一阵阴风,吹着油灯不停地闪动,两人又风吹来的方向看去,原来里面还有一间小室,里面放着一张小圆桌,上面放着一些古籍。


        

赵启秀拿起看了看,摇了摇头,“都是一些嫉恨之语,里面说她伤心欲绝,遭人背叛,说那个男子本来是爱她的,后来却违背了两人的誓言,选择了别人。”


        

这间小室较之外面的有些不同,多了一张小床,床前挂着一幅画像,画上十分干净,只有一个黑袍男子立在画中,手持一把黑色玄铁长剑,不见其面,只有其背影,奇怪指道,“文叔,这背影像不像我?”


        

赵启秀一看,这背影赫然和他之前的华阴图上一模一样,是同一个人。


        

“如果说这小室的主人是范镜,那么这画上之人应该就是那负心人了。只是,这负心人是谁?”


        

李安通望了一圈,叹了一口气道,“不管怎样,她就因为一段痴狂的爱,把自己困在这里,直到老死,是吗?跟你的舅妈好像…”


        

赵启秀摇摇头,“我舅妈只是囚禁舅舅,但是这女子聪明绝顶,还挑动了战争。她的爱慕者向那个负心人挑战,以至于死伤无数。那个负心人死后,她仍不知足,这才创立了骨密教。”


        

她又走出外室,站在范镜画像面前,只见女子面容姣好,气质娴雅,是个美人胚子,这样美丽的女子,竟也没有得到那个人的爱吗?“他到底做了什么,背叛了她呢?”


        

两人沉吟一会儿,此时,画像一动,开始燃烧,不一会儿,就消失殆尽。


        

正奇怪间,只听得密室门口咣当一下打开,“因为他从未爱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