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晴天下雨,狐狸嫁女

        

自古代的日本开始,白色便被认为是太阳的颜色,代表着神圣、清净、纯洁、无垢。


        

因此,这种从和服、打褂、褂下,到腰带、布袜,乃至佩戴的小饰品全是白色的礼服,被称为“白无垢”,从室町时代到明治时代一直作为新娘在传统婚礼上穿着的正式婚服。


        

『晴空雨……狐狸……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狐狸嫁女’?!』


        

似乎想起了什么,厚海陆斗的声线如同遇到地铁痴汉的OL一般陡然升高。


        

关于狐狸这种以魅惑和法术闻名的妖怪,让人们津津乐道、广为流传的传说大多是什么才子遇佳人、春宵一夜、殚精竭虑、再起不能……


        

但“晴天下雨、狐狸嫁女”,却是一则颇为恐怖的古老传说。


        

据说,幽深静谧的深山中,一旦下起了晴空雨,就是有狐狸在嫁女。


        

若是此时继续在山中行走,恰好遇见那婚嫁队伍的人,全都会被摄走魂魄,从此神隐不归。


        

『不好,小井君,快关掉直播,切广告!暂时没来得及接广告代言?那就回放精彩片段……哪段?就放捏爆八岐大蛋那一段!』


        

为防眼前的“狐狸嫁女”具备某种穿越信号的“视觉诅咒”效果,无力背负直播间上千万观众生命安危的某位“导播君”,顶着一片叫骂的弹幕,粗暴地掐断了半空中无人机的直播信号。


        

与此同时,骑着战国武士的荒木宗介已经一个侧身减速,稳稳停在那支“狐狸嫁女”的队伍下方的坡道上。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狐狸嫁女,生人退让!”


        

坡道上方,原本位于队伍中央的魁梧男子,一步上前来到了最前方。


        

随风飘动的布匹和斗笠下方,赫然可见一张红脸白瞳、剑眉星目的俊朗狐面。


        

“六尾?不对,这是手臂……”


        

盯着这全身包裹在漆黑皮衣和鬼面头盔中的人类,祂的目光随即凝固了在对方背部那六道随风舞动的恐怖巨臂上。


        

“没有怨气波动,不是式神……那就是法身?”


        

这符文燃烧、几乎遮蔽整条街道的六道黑臂,让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小心,此人法身外显,气息却内敛如斯,一身佛法深不可测。”


        

八道粗长的赤红巨尾,如孔雀开屏一般,毫不示弱地在这名男子身后绽放开来,与荒木宗介遥遥相峙。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看着对方身后这八道狐尾上滔天的灰白气息,荒木宗介下意识挑了挑眉:“这家伙,是在显摆比我多两根的意思?”


        

『八尾狐妖?!鬼面君,根据传说记载,狐狸的尾巴越多越厉害!传说中差点让日本皇室殚精竭虑、彻底颠覆的金毛白面狐妖玉藻前,就有九条尾巴……』


        

据古籍记载,狐妖的尾巴是储存力量之所在,当狐妖吸收了足够的力量,尾巴就会一分为二、二分为三……


        

每多一条尾巴,代表的不光是实力的质变,也是生命形态的跃迁。


        

传说,拥有九条尾巴的狐妖玉藻前成就了不死之身,就连鉴真大师留下的法箭亦无法将其彻底抹杀,只能封印在杀生石之内。


        

“嘻嘻……”


        

媚而不惑、妖而不迷的轻笑,自那女子遮蔽整个头部的木棉帽下方传来。


        

“待我君衣湿,君衣不可分,愿为山上雨,有幸得逢君。”


        

她的声音宛若温润流淌、叮咚四溅的甘泉,在人心底轻轻荡起微痒的涟漪。


        

“这位佛门高人,拦下这出嫁队伍,难不成是想要投身滚滚红尘,与奴家结这一世良缘?”


        

只看那白色木棉帽檐下露出的一截白皙小巧下巴,便能让人感受到动人心魄的美。


        

“结良缘?你们乖乖把队伍后面那些人放了,然后老老实实排队过来成佛,岂不正是一桩良缘?”


        

用弹舌音敷衍地回应着对方,荒木宗介的目光扫过这一队狐面人,悄然落在了后方那些表情迷茫的民众身上。


        

『在队伍后面确认到大量被诱拐的民众,数量在百人以上。』


        

“鬼面骑士”的任务,除了退治那些黑色列车里冒出来的鬼怪之外,还有拯救被俘虏的民众。


        

此刻他口气看似轻松,实则在默默盘算着对方如果有“撕票”的动作,该如何应对。


        

『收到,稍等一下,正通过无人机和监控确认附近区域是否有更多狐妖和受害民众……』


        

被喂下稀奇古怪东西、催化为“容器”的民众,因为身上的鬼怪特征和浓郁的怨气,很难和邪教徒以及鬼怪区分开来。


        

但荒木宗介通过左右眼视线的对比,却能够很好地确认这一点。


        

“你这黑秃驴,竟敢对赤狐一族出言不逊!”


        

与此同时,队伍前方那魁梧男子似乎被荒木宗介的话所激怒,全身鬼神气息顺着八条粗壮的狐尾冲天而起。


        

“哥哥,无妨。”


        

他刚想动尾将这出言不逊的“黑秃驴”碾作飞灰,衣衫后摆却被一只小手悄然扯了扯。


        

“这个人类,很强,不是吗?”


        

身后,传来女子轻柔的问话。


        

“要说很强,倒是不假……无论是清河源氏,还是其旁系的足利尊氏,甚至是那冒称源氏的德川氏,也从未出过如此气势的人物……”


        

全神戒备地看着六臂舞动的荒木宗介,那身材魁梧的男子默默点了点头。


        

“嘻,那不就对了。”


        

似乎对荒木宗介“硬气”的表现很是欣赏,那身穿白无垢的女子,抬起纤纤素手,轻轻掀下了那硕大浑圆的木棉帽。


        

“能够如此干脆拒绝奴家邀请的男子,阁下还是第一个……”


        

柔顺的银白长发如瀑布般沿着粉嫩玉脖流淌,露出了一张倾城倾国、我见犹怜的面容。


        

“今日借人身降世,宛若新生……”


        

最为惹眼的,是她发丛之中,一对微微颤动的毛茸尖耳。


        

“决定了,这一世,就由你来当我玉藻若姬的夫婿!”


        

那对灵动的赤瞳眼波流转,这名倾国倾城的狐族少女竖起纤纤玉指,如是说道。


        

“哈?!”


        

言出法随,一抹血色符文自她葱削般的指腹亮起,飞速掠向不远处一脸茫然的荒木宗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