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 甲斐的樱花

        

“怎么会,不但若姬大人的花嫁咒印无效,就连白藏大人的赤炎玉都……”


        

就在众狐因这诡异的一幕鸦雀无声时,荒木宗介已经不闪不避地朝着这只“出嫁队伍”迈出了脚步……


        

“他……他在吸走我们的力量!”


        

随着这鬼面覆脸、黑衣勒身、六臂遮天的男子步步逼近,众狐只觉自己体内的力量正飞速衰退,连站立都变得有些吃力……


        

“嘿嘿,你说,陪葬?”


        

与此同时,一道符文燃烧、体积暴涨的黑拳,已经带着抽离一切的气势,若大卡车般朝着这支“出嫁队伍”撞去:“因你们到来而死的那些人,又由谁来陪葬?!”


        

“来得好!”


        

那名为“白藏”的巨狐双眼血丝鼓胀、瞳孔缩如针尖,抬爪迎向那寂灭无声的黑拳……


        

“咔嚓。”


        

拳爪相交,传递而来的,并非想象中的磅礴佛力……


        

“这是……” 记住网址m.qItxt.com


        

尚未来得及反应,那白色毛绒狐爪已摧枯拉朽般崩裂开来


        

不喜不悲、不嗔不怒、不怨不恨的宁静,悄然替代了白藏心底原本的狂怒。


        

下一秒,全身漆黑的骑士,安静地与祂擦肩而过。


        

他背部延伸而出、遮天蔽日的黑臂,正自浓郁的白色光点之中缓缓抽离……


        

狭长的坡道上,那长长的出嫁队伍,不知何时已被这黑拳贯穿,散作漫天泡影。


        

“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秽浊世中现成佛者、当成佛者,如来显现从兜率下。乃至住持一切正法、一切像法、一切末法……”


        

看着对方深邃的背影,白藏双爪合十,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可笑我等区区野狐,贪恋玉藻先祖荣光,竟妄想与佛之‘应身’为敌。”


        

佛有三身,若说法身为佛法和佛性之所聚,那应身则是佛为渡化众生,以生灵之姿、携佛性降世之化身。


        

“哥哥……”


        

“白藏大人。”


        

身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唤。


        

“这是,甲斐的樱花?”


        

回过头,漫山遍野的浅粉色,突然闯入了白藏的视线。


        

一群大大小小的赤狐静立樱花树下,忽而摇曳蓬松长尾,逐个蹿入了落英缤纷的灌木丛中。


        

“若姬……大家……等等我。”


        

下意识向前迈步,白藏已化身一只矫健赤狐,迎着那漫天樱花奔去。


        

甲斐有梦山,樱树参天,粉雨霏霏。


        

恩怨情仇,不过眼云烟。


        

真正想看的,原来一直只有眼前这故乡的樱花。


        

……


        

呼,还好还好,体征平稳,应该没有大碍……


        

谷上野地铁站旁的坡道上,荒木宗介正战战兢兢地检查着那些昏迷不醒的民众。


        

之前他挥出黑拳、贯穿这整队狐妖之际,跟在队伍末端的“无辜民众”们,也在拳风透体后软倒在地。


        

吓得他以为自己的案底上即将多出上百条“误杀罪”,差点直接骑车朝横滨码头赶了。


        

所幸,这没有实体的黑臂对正常人来说宛如空气,连让人“春风拂面”做不到。


        

辛苦了,鬼面君!救援队大概三分钟后入场……小井君,这边可以恢复直播画面了,你准备一下……


        

通讯频道内,卸下名为“数千万人生命之重担”的厚海陆斗,也同步松了口气:话说,这么久了,上野的下一站御徒町一点动静都没有,那破火车也不知到底跑哪里去了!


        

说起来,那红色河童,好像钻到地铁轨道下面去了……


        

荒木宗介目光落在那地铁站入口处,随之朝着远处的地面缓缓移动。


        

怎么说,要继续追上去吗?奇怪,那河童的移动速度,怎么比之前还快了……


        

只要脑袋里想着那只红色河童,他野兽般的直觉就会产生一种玄而又玄的方向感。


        

正是凭借这种微妙的指引,他才一路追到了这里。


        

东京都地下铁的轨道路线虽然错综复杂,但有我帮忙导航,再凭借你那夸张的直觉,应该可以试试……等等?


        

厚海陆斗不知接到了什么消息,声调陡然拔高:最新消息,在后乐园、本乡三町目和淡路町三处地铁站附近,观测到了大量鬼怪!


        

荒木宗介战术眼镜内的电子地图上,同步多出了三处红圈。


        

糟糕,一定是那黑色火车刚刚经过了那三个地方……可是,这玩意儿为什么突然离开山手线,跑到隔壁平行的丸之内线去了?


        

不好,南侧的大手町、永田町、樱田门,也出现了大量鬼怪活动迹象!这玩意儿又窜到了有乐町线?


        

随着厚海陆斗抓狂的播报声,地图上的红圈开始疯狂激增。


        

我知道了,火车上那些家伙一定是察觉到了鬼面骑士的行踪,故意在绕路!


        

那火车如贪食蛇般无序的模拟路线,随即被标注在了地图上。


        

指挥部呼叫阴阳寮,那列火车接下来很大概率会经过皇居附近的东京站,请全力戒备!


        

看穿了那辆黑色火车的意图,厚海陆斗急忙在公用频道内呼叫起来。


        

阴阳寮收到,目前维持太极阴阳阵运转已经耗费了大量人力,紧急调动的守辰丁暂未到位,仅有的两名守辰丁正在迷雾中和山法师僵持……如果再有鬼怪蔓延过来的话,恐怕无法保证阵枢‘阳之阴’的安全,请求各单位支援!


        

除灵者‘弘法’收到,围攻浅草寺的邪教徒清理完毕,距离最近的有乐町一线请交给我和浅草寺贯首昭德大师!


        

这边是‘哲学剑士’,东京大神宫危机解除,我已和织姬巫女、笹竹神官汇合,预计十分钟后能到达本乡三町目附近!


        

阴阳寮的求援,仿佛投入水面的石子,泛起了阵阵涟漪。原本安静的公用频道内,接连响起了让人振奋的回应声。


        

在某人四处‘送外卖’的期间,东京都各处的除灵者们也在经历着连番苦战,不断解放着有生力量。


        

太好了!这几处都有人接手的话,那么就我就可以直接去皇居……


        

听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声音,荒木宗介神情一振,一步跨上战国武士、调转车头,就要朝皇居方向出发。


        

不,鬼面君。


        

羽生舞的声音,突然在通讯频道内响起,发出了让他皱眉的提议:……你直接去地铁站下面,试着追上那列火车!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