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缘起遮天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上古之谜

在前方,石柱的魔雾逐渐散去,被五条粗大的锁链缠缚着,全部都刻有奇特的纹路。


这些纹路和通道中的秘纹相仿,但却不知道复杂了多少倍,那些纵横交错的秘纹交织在一起,仿佛有亿万的线条交织而成,组成了一个巨大完成的脉络,连接着那石柱。


或者说,那已经不能称作一个石柱了,若是从上方看去,也有几分像是一个祭坛。


“这纵横交织的秘纹,若是被引动,不知道会有多么强大的神秘力量。”玹毓在心中暗自思量,这复杂的秘纹,她一时之间也无法看出个所以然。


看向周围,并没有其它的洞口或是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只有这被秘纹网住的石柱了。


“不对劲。”玹毓飞身到石柱顶上,袍袖一挥,将那石柱上方的灰尘抹去,露出那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石台。


催发出一缕淡淡的真元之力攀上石台,顺着那奇特的纹路流动着,才刚刚流动片刻,便感觉一股可怕的空间气息蔓延而出,让玹毓有种空间错乱的感觉,仿佛随时可能被扔到另一片空间去。


“这难道是空间传送的?”


感受到那越来越强大的空间错乱之感,玹毓有些发懵,这种阵纹之前从未见过,如此复杂,她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传送阵纹。


很明显,有人在一方空间里封印了什么,而这里拥有坐标,催发后就能横渡传送过去。


“不过,如果那个魔影的本体是蚩尤的话,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黄帝,不就是虚空大帝吗?能有这样的虚空阵纹出现,也不奇怪了。”


“嗡……”


一道可怕的光波绽放出神芒,玹毓只感觉身体猛的一颤,随即一阵恍惚,仿佛天地旋转了起来,整个人腾云驾雾了起来。


一股可怕的飓风在左右两旁疯狂的怒啸,兔子的神色骇然大变,这似乎是她第一次横渡空间,脑海嗡嗡作响,周围全部都是可怕的寂灭乱流,仿佛只有触摸到其中一缕就会葬送生命。


“谋害兔命了!咱要死了!救命啊!”


“抱紧我,否则出了事我可不管。”玹毓面色从容,在星空之中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眼前的不过是小菜一碟。


。。。。。。。。。


‘轰!’


虚空破碎,玹毓掐着兔子迈步而出,脸上有些不自然,微微发红。


“再不老实我就把你炖了!”


“咱不是故意的!”兔子两眼乱瞄。


“哼!”


没再管这只不着调的兔子,玹毓打量了一眼这片空间,周围竟是一片极其浩瀚的荒地,透着一股荒凉枯寂的古气息,这里果然就是另一片的空间。


“话说,之前的魔影是你说的那个疯子吗?”玹毓问道。


“咱不开心,不想回答。”兔子揉着脸,嘟囔道。


“唉!别揪耳朵,我说,不是不是,我看到的是一个疯老头,穿着画有黑白圆圈的衣服!”


“什么!你不早说!”玹毓心里一惊,难道说兔子见到的不是蚩尤?那会是谁,地球上还有其他的准帝吗?


“之前你也没问啊!”


。。。。。。。。。。。


不想在跟这只气死人的兔子纠缠,玹毓睁开神眼,往前方走去,这里看似荒凉,实则龙气浓郁,却是一处龙脉!


“青丘——”


面前有一块巨大的石碑斜立着,刻有两个神文,名为“青丘”!


身形闪烁,通过这幽深的龙脉之路飞速前行,很快,玹毓她们走出了龙脉之路,前方,一片浩瀚的宫殿群,像极了传说中的轩辕丘!


…………


跨入宫殿之后,目光扫了一人周围,没有想象中的浩瀚威严,而且一片废墟,这一幕令玹毓愣了一下,她还以为轩辕丘应该是绚丽而夺目的,然而进来之后反差却是极大,到处都是破败之物。


“这里曾经有过一场震撼的大战。”


这些宫殿之中有一些极其强大的材料,甚至还有厉害的器物,还有不少图画,墙壁上刻着的秘纹以及字迹,但是,全都破败了,神性流失殆尽,毫无价值了。


玹毓找到了一处大殿,大殿的门极其的古朴陈旧,而在大殿的上方,刻着两个巨大的字迹:“证道!”


这两个字以神文书写,苍劲有力,其中仿佛蕴含道之轨迹,让人看一眼就好像无法自拔,陷入对道的沉思当中。


“上古证道之地,该是什么地方。”玹毓将那古朴之门缓缓的推开,咔嚓的声响传出,在里面那陈旧的大殿当中,有着一面面石壁,以及几个雕像,栩栩如生!


“轰!”


看到那几尊雕像,仿佛有无上伟力直接印入脑海当中,玹毓感觉灵魂都要颤抖起来,浑身战栗。


“好可怕。”


玹毓低语一声,将目光移开,但却径直步入了大殿当中,里面共有五座雕像、在其后面的石壁上分别刻着文字记载。


再度抬起头,玹毓的双眸之中绽放出强悍的锋芒,漫天星辰在其中沉浮,神秘的符文在流转着光彩,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五座雕像。


兔子惊得张开嘴,无法说出话来。太强大恐怖了,一座雕像中的神韵意志,令她感觉一阵窒息之感传来,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要活生生的被人毁灭一样。


那第一尊雕像,背负双手,充满了傲视寰宇之能,目光似要刺破天地,在他的眼中,无法无天。


第二尊雕像,是一女子,美得让人心颤,看一眼仿佛就无法自拔,会深深的爱上她,然而她的美又是不可亵渎的,其雕像中蕴含的高贵让人要仰视,终其一生无法亲近分毫。


第三尊雕像,玹毓很是熟悉,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与函谷关中出现的神农一模一样。


第四尊雕像,则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凡的男子,却有一种无言的霸气,双目绽放着神光,看似最为普通,没有什么奇特的,但无论是其神韵还是目光当中,都透着一股真正傲视寰宇之气概。


第五尊雕像,上半身却突兀的破碎了,不过却有一个人盘坐在那里,身披兽甲,膝上平放着血黑色的刀,虽然浑身散发着惊世的气机,却也没有了生命波动。


“伏羲!女娲!神农!黄帝!蚩尤!”


看到他们背后石壁上的铭文,其对应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看来,上古年代一定发生过什么,毫无疑问,地球的传承,断了!”玹毓叹了一口气,很明显,伏羲与女娲一定是大帝级别的,不然黄帝神农他们也不会屈居人后,很明显,伏羲与女娲的雕像要更加的早,也不知道多少岁月以前。


更何况在雕像的石台处,玹毓还看到了一个佛陀印记和骑牛的老者印记,旁边刻有祭奠敬语。


在玹毓的神眼下,她见到了一个慈悲的佛陀盘坐菩提树下,有无尽禅唱在回响,让人心灵宁静,想要皈依在他的坐下。


另一边,紫气东来,一头青牛一路向西,载着老者,流动大道气机,无比的悠远,无为出世。


“老子,释迦牟尼也来过!”


上古的迷雾再次浮现在眼前,上古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这里会有这样一座大殿?


还有,蚩尤为何会死?真的死于是涿鹿之战吗?毕竟是一位准帝,玹毓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观看,蚩尤,疑似是九黎大帝的帝尸起灵,不过,如今看来,怕是出了什么事。


一位死去的准帝,滴落的魔血,封印的石窟,残破的雕像,那些古老的神话,越来越多的迷雾出现。


“岁月啊!你究竟埋藏了多少!”


再次望向伏羲大帝的雕像,相比其他,玹毓更在意伏羲与女娲,这两位后世不留名,只有地球还留有神话,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人物。


眼眸缓缓的闭上,玹毓仿佛看到了一幅瑰丽的画面,一位器宇不凡的男子,无视苍天,手持长剑,要将天地践踏与脚下,剑,要冲破苍穹!


那柄巨剑,从苍穹之中刺下,普天之下,唯有剑。


“要死兔子了!”


兔子慌忙从玹毓怀里跳出,她不明白,不过是闭了一下眼睛,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四柄杀剑与青萍剑在背后齐鸣,惊世的剑气自玹毓身上散发开来。剑气山呼海啸,越来越强。


“锵!”


五剑齐齐出鞘,绕着玹毓飞旋,铮铮剑鸣,飒飒剑气,逼得兔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