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昭华逝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阖芳宴

        

“照本夫人说的去做便是。”叶婉歌拿起了账簿,粗略的看了看。涵儿意有不满,但见叶婉歌态度坚决,自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碧儿点头,恭敬道:“是,奴婢这就送回去。”碧儿上前将账簿接过,转身退了出去。而涵儿的视线一直不甘的落在那账簿上,待碧儿走出了竹兰院,终是未曾忍住,开口道:“夫人,这权力是多么重要你是明白的,当初夫人为了固宠不去主动争权便也罢了,如今且不说宠爱是如何,这权力,可是将军自己送到夫人手中的,夫人又为何不要?”


        

闻言,叶婉歌轻轻一笑:“本夫人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见涵儿不明白,叶婉歌徐徐道:“今日在思芜院,本夫人为柳洛晴作证,以证她的清白,如此姐妹情深,柳洛晴骤然遭难,本夫人又怎能分她的权?若是接下,难免有心之人会起疑心,传到将军耳中,引他猜忌,反而不好。”


        

叶婉歌见涵儿仍是不甘,续道:“不过你放心,这权力,本夫人迟早会有的。”叶婉歌看着一旁的子兰花,眼睛中闪着幽光。


        

思芜院中,云夫人躺在榻上,面色苍白,漪夫人为云夫人端来了药:“快喝了吧。”云夫人接过药,喝了一口,苦味立马弥散在口中,云夫人不禁皱眉:“好苦!”


        

漪夫人了然一笑:“药哪有不苦的,良药苦口利于病,还是尽快喝了吧。喏。”漪夫人纤纤玉手一指:“蜜饯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云夫人仍是不愿喝下,但实在拗不过漪夫人,忍着苦味一口便将整碗的药都喝了下去,才压下了苦味。“这蜜饯原来觉得很是不错,如今却觉得远不如婉夫人做的糖蒸酥酪了。”听此话,漪夫人原本的笑容一滞,抬头看向云夫人。


        

云夫人并没有注意到漪夫人的反常,继续说道:“只是那晴夫人,这两年在府中她待我还算不错,谁能想到竟会如此害我,着实可恨。”


        

漪夫人听着云夫人的话,欲言又止,面上也带了犹豫之色。云夫人看着漪夫人,不免疑惑:“怎么了?”漪夫人看了看云夫人,思付片刻,终是叹道:“没什么,只是想起过两日便是中秋了,府中要设宴,你可要快些好起来才好。”云夫人点头:“自然。”


        

叶婉歌坐在竹兰院阁外的椅子上,涵儿快步走入,见叶婉歌在此,走进了压低了声音道:“夫人,将军歇下了?”叶婉歌面色不改:“没有,怎么了?”涵儿凑近叶婉歌,言语中也带着喜悦:“连夫人有孕了。”


        

果不其然,叶婉歌本是平静无波的脸上瞬间染了喜色:“真的?”“千真万确,其实已经近三个月了,算起来与月夫人的月份差的也不是很多,只是连夫人以前是通房侍女,身子又不显,便没有人在意了。”


        

“那本夫人等下就告诉将军。”恰在此时,沈敬之沐浴毕,着人来叫叶婉歌。叶婉歌颔首,由涵儿扶着走入阁内,看见沈敬之坐在榻上,含笑走过去,坐到沈敬之身边。 记住网址m.qitxt.com


        

“本将军有件事想与你一说。”沈敬之端着青瓷纹饰的茶盏,桃花茶的香气弥散,令人心旷神怡。“将军有什么事想与妾身相说?”“通房侍女本有三位,贺连,殷华,兼苑,如今贺连升了三品妾室,兼苑且不提,只是那殷华,她通房侍女的名分可是比贺连还要早给的。恰好过两日便是中秋节了,本将军想着将她的位分也提到三品妾室,你觉得如何?”沈敬之喝了一口茶,睇着叶婉歌的面色。


        

殷华是柳洛晴的人,但叶婉歌知晓沈敬之既然告知自己那就不是商量此事了。是故精致的脸上没有一点不快,只有弄弄笑意:“妾身一切都听将军的安排。若真能如此,可当真是好事成双了,刚刚有人来报,连夫人有孕了。”


        

沈敬之原本一心皆在两日后的中秋宴上,听到这个消息,马上便激动起来,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喜悦:“真的?”也不怪沈敬之喜悦,虽然他的妻妾不少,但三年来生下来的也不过只有一儿三女罢了。大少爷,大小姐都是柳洛晴所出,二小姐则是月夫人所出,三小姐是珞夫人所出,可幸的是如今顺利出声的这四位,并没有哪位是遭了算计,夭折或者出了事的。虽说如此,但府中的少爷不过一位,沈敬之还是想看府里能再添几位少爷的。


        

“自然是真的,已经三个月了。”“好,那本将军就在中秋宴上宣布此事,待会本将军便派人找些好东西给连夫人送去。”叶婉歌看沈敬之如此重视这个孩子,也放心不少。只是转念便又想到了自己当年的那个孩子,眼中闪过一丝狠绝,不论如何,她也要保住贺连与贺连的孩子!


        

日子过的也快,转眼便是中秋了。叶婉歌既拒绝了协理将军府的权力,那这中秋宴,自然是柳洛晴一手操办的,柳洛晴上次在思芜院吃了亏,中秋宴自然是好好准备,以搏沈敬之的欢心。


        

“这中秋宴热闹非凡,可见柳洛晴是下了心思的。”叶婉歌今日穿了一件桃色的襦裙,上面绣着朵朵祥云,双鸟和鸣,虽不华丽,但也令人赏心悦目,青丝半绾半落,头上仍是那支银质的双雀迎春的双并合簪。“她可就指望着靠着这次中秋宴复宠呢。自然要费些心思。”一旁的贺连不屑道,她如今被抬了三品妾室,又怀有身孕,自然是春风得意,穿了件樱桃红的罗衫制成的长裙,头上也是带了两只梨花簪,一金一银,相得益彰。贺连的这身打扮,瞧上去却是比叶婉歌还要华丽些许。


        

叶婉歌压低了声音:“你如今有孕在身,等下的吃食,你小心些。”“我明白。”贺连看着叶婉歌,重重的点头,这是她的孩子,她自然要保护好。叶婉歌见贺连如此坚定,也放心了些许,点了点头,便转身看向了旁处。


        

“妾身給婉夫人请安。”佳音起,叶婉歌微微一愣,转头便看见一曼妙佳人蹲着身子。“你是?”叶婉歌自认并不认识,只是她既自称妾身,那便是沈敬之的妾室了。


        

“妾身顾月。”月夫人轻然一笑。“原来是月夫人,你如今怀有身孕,快起来吧。”“妾身谢婉夫人。”月夫人起身,笑得和善:“婉夫人回府,本该一早与婉夫人相见的,只是身子不适,才未曾抽空去拜见婉夫人,婉夫人恕罪。”


        

伸手不打笑脸人,月夫人既然如此知礼数,叶婉歌自然也不会为难:“你怀着身孕,好好养着便是,日子还长,何愁没有相见的日子呢?”“是,想来将军也快到了,妾身就先回位子上去了。”叶婉歌点头,月夫人微微一笑,便回去了。


        

“月夫人是柳洛晴的人,她可是个厉害的,当年啊,府上也只有她,差一点就成了贵妾。你可要小心着点。”月夫人刚刚走远,贺连的声音便从耳边响起。想来是看叶婉歌刚刚对月夫人的态度太过友善,怕叶婉歌遭人算计。


        

柳洛晴的人?叶婉歌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她对月夫人友善,不过是因为面上不论如何也要过得去罢了。沈敬之在此时走入长春台,众人也便止了口,齐齐的起身行礼:“见过将军。”沈敬之一扫众人:“都起来吧。”“谢将军。”


        

“将军,茗夫人身子不适,未曾到宴,除了茗夫人,旁的人都来了。”柳洛晴起身,对着沈敬之禀道。“好,本将军知道了。”


        

叶婉歌偏头看向贺连,轻声问道:“我回府已一月有余,茗夫人虽小产,但按理也该是好了,为何还身子不适?”“你是不知,茗夫人小产已经调理好了,只是忧思过度,又染了风寒,本就身子弱,如今便更是了。”


        

叶婉歌听着贺连的话,蓦的想到自己,轻轻一叹:“也真是可怜。那这茗夫人可是与谁交好吗?”如今是夜里,凉风习习,贺连忍不住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摇头道:“貌似并没有,我之前对这些事也是不太了解。但我虽不确定谁与她交好,但是茗夫人与姝夫人不和可是出了名的。”


        

叶婉歌见贺连似有了凉意,想着她有孕在身,马虎不得,便从碧儿那将备好的衣物拿起披到贺连的身上:“这姝夫人倒是树敌颇多。”“她树敌颇多,可无奈将军喜欢,旁人也奈何不了她,说起来你如今已是贵妾,宠爱亦是不输她,也不见像她那般的猖狂。”贺连看了一眼姝夫人,颇为无奈道。


        

“她可能有自己的心思,只要不招惹我们,又与我们何干?”叶婉歌为贺连整理好了衣物,重新坐到了座位上,其实不知为何,叶婉歌对姝夫人并不反感。


        

“好了,本将军今日要宣布三件事。”沈敬之突的发声,座上众人便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是带着同样的疑惑的:不是皆传是两件事吗?怎么变成了三件?


        

“第一,连夫人有了身孕。”此言一出,众人皆起身道:“恭贺将军,连夫人。”“第二,殷氏,抬为妾室。”而后,自是少不了众人对华夫人的贺喜。不过众人更关心的是第三件事。


        

“第三,婉夫人回府已过一月,一直勤勤勉勉,自今日起便协助晴夫人管理将军府!”


        

此话一出,莫说旁人,就是叶婉歌自己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的。反应过后,忙是起身,恭敬道:“是,多谢将军。”柳洛晴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转瞬间又换了一丝笑颜:“恭喜婉妹妹了。”叶婉歌颔首:“晴夫人同喜。”如此,众人又是一番庆贺。


        

叶婉歌坐回座位,贺连心中生疑,不禁问道:“这是你一早便知道的?”叶婉歌眉头皱起:“怎么可能?我若是知道了怎么会不告诉你?不过这样也好,有了此事,你有孕便也不似那般显眼了。”


        

这时柳洛晴起身道:“将军,华夫人为您准备了一曲,为你助兴。”沈敬之显然也很有兴致:“那便让她上来吧。”


        

柳洛晴抬头示意,华夫人便抱着琴走了进来,对着众人行过礼后,便开始弹奏,声如高山流水,沁人心脾。云夫人看着华夫人,知晓她是柳洛晴的人,十分厌恶,便出言讽刺道:“姝夫人,你瞧着,这华夫人的技艺与你迎春楼相比,如何啊?”


        

姝夫人抬眼轻看,扫过云夫人,笑道:“这华夫人如何本夫人不知。但云夫人大可放心,云夫人的舞技,必然远在迎春楼的舞姬之上。”


        

“你......”云夫人没想到会被姝夫人反将一军,不由气极。“姝夫人,今日是中秋,你也该少说些令人不快的话才是。”柳洛晴见云夫人与姝夫人争执不下,不禁出言。虽然她不喜云夫人,但相对而言,她更不喜姝夫人的猖狂与目中无人,想姝夫人入府的第二日,便以刚刚侍奉完将军,身子不适为理由,推脱着不愿给她请安。她当时无法,便带着一众妾室亲自去了姝夫人的院落,却不想入门便见到姝夫人躺在榻上,身上遍是昨日恩宠过的痕迹。这让她这个当时的主母失了莫大的颜面,如今想想还是恨的厉害。


        

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斥责一番。可姝夫人却对柳洛晴的话置若罔闻,并不理会,只是转头对着云夫人道:“云夫人,如今华夫人既是在弹琴,不如你也即舞一曲,也当助兴?”


        

云夫人一时也没有想到,姝夫人会扯上自己,但姝夫人刚刚才嘲讽过自己,自己若是此时献舞,岂不是要与那些舞妓相提并论?因此,云夫人坐在座位上,良久没有起身。


        

沈敬之是没有看向她们这边的,自是也不知她们的谈话,姝夫人见云夫人不动,穷追不舍道:“怎么,是云夫人没听见吗?还是将军与众姐妹的面子不够,竟请不动云夫人了?”


        

姝夫人如此一说,云夫人再不愿也不得不舞了,无奈之下正要起身,却被漪夫人拦住:“姝夫人忘了吗?云夫人身子不适,又怎能一舞呢?”却不想此语正合了姝夫人的意,姝夫人勾唇,取了桌前的一块糕点:“身子不适?本夫人倒是忘了。”姝夫人转头看向柳洛晴,满是疑惑:“晴夫人,妾身愚笨,不知晴夫人能否跟妾身说说,云夫人为何会身子不适呢?”


        

“你......”柳洛晴没想到姝夫人会拿此事做文章,不由气的面色发白。姝夫人见柳洛晴气的如此,得意一笑,便转正了身子,看着华夫人弹奏了。


        

刚刚的谈论所能听到的人不过少数,倒也没有多影响到这中秋的氛围。众人看了歌舞,又赏了圆月,倒也和乐。


        

如此,这中秋宴便是该结束了。但在众人以为该散去时,沈敬之却又拿出了两个盒子。“这不是,前两日宋将军送的的两支琉璃千丝宝钗吗?”柳洛晴见到两个盒子,惊呼道。“嗯,这两支宝钗本将军留着也无用,今日便把这些赏出去吧。”这两支宝钗实在难得,又十分漂亮,众人自然喜欢。都等着瞧沈敬之会赏赐给谁。


        

ps:将军府子嗣


        

大少爷(沈澂,柳洛晴子)


        

大小姐(沈姽,柳洛晴女)


        

二小姐(沈妩,顾月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