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踏枝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请假条

        

京畿以及底下州府的官道状况、粮食产出、百姓大致状况,经由马家米庄,马贵以及他的手下理了七七八八。


        

毕竟是做粮食生意的,马贵清楚大周粮仓的位子、存储,以及大致的周转。


        

城防一块,他们掌握得不多。


        

可饶是如此,都足以让皇上脊背发凉。


        

储粮,是一国根本。


        

西凉人若发起狠来,在青黄不接之时,偷袭烧毁大周几座大粮仓,根本用不得骑兵东进,就能让大周元气大伤。


        

大周的命脉,被西凉奸细握得紧紧的。


        

这让皇上又气、又怕。


        

再看另一个奸细许道士,折子上竟然没提及……


        

皇上抬头问道:“嘴巴这么硬?”


        

“不是嘴硬,是傻了,”林繁解释了一番,“那个样子,问也问不出来。”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皇上靠着椅背,冷声问:“你是说,那细作在国师那儿喝得大醉?被三司遇上,国师直接把人敲晕了?”


        

“是。”林繁道。


        

皇上气得骂了句脏话,睨了徐公公一眼。


        

徐公公心惊肉跳,揣度了皇上的意思,退出去寻邓国师。


        

林繁又道:“翁柯与华内侍赚中人银子出差池,臣以为,应各自交出去发落。”


        

翁柯走京兆衙门,华内侍由宫里负责,赤衣卫不越权。


        

皇上应了。


        

时候不早了,皇上起身上朝。


        

他也没有找徐公公,另点了一内侍主持,一行人往金銮殿去。


        

早朝上,几个老大人为细作问题吵翻了天。


        

秦胤依旧主战,张口就是请缨。


        

皇上叫他们吵得头痛,干脆退朝。


        

回到御书房时,邓国师与徐公公都候着。


        

徐公公跟进去伺......看着邓国师。


        

“等着那细作酒后失言”,这个说辞真假且不论,但要说邓国师故意把人弄傻,皇上不信。


        

就像翁柯、赵启,他再生气,也不会傻到相信他们私通西凉。


        

一是一、二是二。


        

“降罪?”皇上冷声道,“一傻了的细作,朕要来何用?你替朕继续抓细作?”


        

邓国师缩着脖子,不吭声。


        

皇上又道:“一个要砍头的细作,你好吃好喝供着,还让人看到了,你国师的脸皮厚,朕还要脸呢!”


        

邓国师老老实实地,挨了一刻钟骂。


        

皇上骂得越凶,邓国师心里越平静。


        

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皇上借机敲打他而已。


        

都说兔死狐烹,兔子还活蹦乱跳着,狐狸又怎么能杀了呢?


        

他就是那只狐狸,皇上需要他。


        

等皇上骂痛快了,他就夹起尾巴老实几天,等过了这阵子,依旧是好日子。


        

事实上,皇上骂得并不痛快。


        

他是敲打,是宣泄,但心中那股子愤怒,并未消散。


        

他起身,大步走出御书房。


        

顺妃正闭目养神,听说皇上驾到,赶紧爬起来,整理仪容。


        

皇上有好些日子没有过来了。


        

若往时,她定是欢喜的,可今时今日,顺妃心慌极了。


        

不敢为翁柯说一句好话,她颤颤巍巍着请罪:“一时糊涂,贪中人银子,才会如此。”


        

“请罪?”皇上淡淡看了顺妃一眼,“有多少罪,慢慢请吧?”


        

他不想骂了。


        

让这些罪人,自己骂自己去吧!


        

顺妃闻言一怔,不敢违命,只能硬着头皮,一桩一桩数。


        

翁柯糊涂,她对自家父兄亦关心不够,才会不知道他们在外头做了......这些事;嫂嫂们一出事就进宫来了,不够冷静自制,对赤衣卫与三司的能力不够信任……


        

皇上不喊停,顺妃绞尽脑汁,从自己说道赵启,无可奈何,连华内侍拖延了一阵才去衙门里,都请了罪。


        

长篇大论下来,顺妃愁得要掉眼泪。


        

这还能请什么罪?


        

难道要把这么多年各种大大小小的罪,都请一遍?


        

幸好,皇上听腻了,扬长而去。


        

顺妃瘫坐在榻子上,浑身上下,汗涔涔的。


        

“嬷嬷,”顺妃问,“我没说什么不能说的吧?我都糊涂了……”


        

“您知道皇上的,心里憋着气,舒服了就好了,”袁嬷嬷扶着她,道,“二老爷贪钱,绝无通敌,皇上圣明,不会不知道。”


        

御花园里,皇上穿过长廊。


        

迎面,他见到了淑妃。


        

淑妃似是特特等在这里,见他出现,她急急上前,福身行礼。


        

“怎么了?”皇上问。


        

淑妃唉声道:“臣妾来向皇上请罪。”


        

皇上闻言,眉宇紧皱。


        

今儿请罪的人,可真多。


        

两个“被迫”的,请罪请得那叫一个坦诚,前一个老实挨骂,后一个老实骂自己,现在好了,又来了一个主动的。


        

“淑妃何罪之有?”皇上问,“你说给朕听听。”


        

(这些事;嫂嫂们一出事就进宫来了,不够冷静自制,对赤衣卫与三司的能力不够信任……


        

皇上不喊停,顺妃绞尽脑汁,从自己说道赵启,无可奈何,连华内侍拖延了一阵才去衙门里,都请了罪。


        

长篇大论下来,顺妃愁得要掉眼泪。


        

这还能请什么罪?


        

难道要把这么多年各种大大小小的罪,都请一遍?


        

幸好,皇上听腻了,扬长而去。


        

顺妃瘫坐在榻子上,浑身上下,汗涔涔的。


        

“嬷嬷,”顺妃问,“我没说什么不能说的吧?我都糊涂了……”


        

“您知道皇上的,心里憋着气,舒服了就好了,”袁嬷嬷扶着她,道,“二老爷贪钱,绝无通敌,皇上圣明,不会不知道。”


        

御花园里,皇上穿过长廊。


        

迎面,他见到了淑妃。


        

淑妃似是特特等在这里,见他出现,她急急上前,福身行礼。


        

“怎么了?”皇上问。


        

淑妃唉声道:“臣妾来向皇上请罪。”


        

皇上闻言,眉宇紧皱。


        

今儿请罪的人,可真多。


        

两个“被迫”的,请罪请得那叫一个坦诚,前一个老实挨骂,后一个老实骂自己,现在好了,又来了一个主动的。


        

“淑妃何罪之有?”皇上问,“你说给朕听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