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八章 帝谈

        

重新回到车厢,马车驶出小巷,继续朝着皇宫而去,马夫在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主动开口,“我知道你死不了,但没想到过程这么简单。”


        

这是马夫今天第二次说话,证明了他并不是一个哑巴。


        

顾泯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找来的杀手,看着蠢,做事也蠢。”


        

马夫笑道:“你也知道那杀手蠢,就该知道他背后那人,也不是真正想要杀你的。”


        

顾泯沉默了,对方既然不是想要杀他,为什么又会派遣一个杀手来,难道只是试着杀一杀他,其实是为别的?


        

可为了别的,又是什么?


        

这让他有些费解。


        

“顾先生是豫殿下请来的帮手,但说到底还是个修行者,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本来就不适合先生,要是先生没出什么事情,早日离开便好了,若是一直都在这里,今天的事情绝对会再次上演。”


        

马夫说着话,但好像不太友好。


        

听着这话,顾泯也懒得去问为什么刚才对方要故意离开了,想来这要么是那位大祁皇帝的意思,要么就是某个大人物的意思,这不管是谁的意思,顾泯知道了和不知道,其实差别不大。


        

“要是一个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会死得很惨。”不知道为什么,顾泯莫名其妙说了这句话。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马夫一怔,想要说些什么,却眼看着皇城已经到了眼前,什么都没有说,片刻之后,马车在皇城宫门前停下,守卫的御林军看着马车,却是无动于衷。


        

因为这个时候,早就有个小太监在这里等着了。


        

马车停下,小太监的声音很快响起来,“顾先生,奴婢可是在这里等您很久了。”


        

等到顾泯从车厢里走出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满脸堆笑的小太监,顾泯礼貌的朝着他一笑,看向这皇宫,有些触动,但还是没什么动作。


        

“顾先生,跟着奴婢走吧,早朝散了之后,陛下就在东华宫等着顾先生呢,要是顾先生这个时候还不见来,奴婢怕是要出宫来寻顾先生了。”


        

小太监看着不大,但是声音不小,领着顾泯朝着皇城里走去,一路上小声说了好些关于礼仪的。


        

想来就是怕顾泯到了皇宫见了皇帝会出什么纰漏。


        

顾泯本来便在皇宫里呆过好些日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礼仪,只是对方要说,他要不好拦着,只是静静地听着。


        

这样一来,让小太监对他都极有好感,小太监没有领着修行者入过宫,但是他在宫里,其实便听过不少这方面的传言,都是说那些修行者眼高于顶,并不拿他们这些太监当人看。


        

虽说他们是服侍皇帝的奴才,但毕竟是服侍这位皇帝陛下的奴才,怎么能被这样对待,因此皇宫里好些太监都对这些修行者没什么好脸色,不过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藏在心里就是了。


        

可眼前的顾泯并不是这样,他一举一动都让小太监很是舒服。


        

一路穿过了好几条长廊,绕过了几座宫殿之后,两人总算是来到了一座挂着东华宫的大殿之前。


        

小太监赶紧看了看自己的衣着,顾泯可以不太在意,可是他毕竟是宫里当差的,要是不在意,会被人说闲话和捡漏。


        

顾泯安静地站在大殿门前,等着小太监走进去之后,仍旧是目不斜视,天底下的皇族规矩都差不多,他能在郢都城的皇宫里待了十几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边是个什么规矩。


        

约莫片刻之后,小太监再次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这一次便是让顾泯自己进去。


        

顾泯低声问道:“陛下的心情可不错?”


        

小太监一怔,似乎是没想到顾泯还能开口问话,要知道修行者即便不懂这世俗王朝的礼数,但大祁皇帝毕竟是这个南陵的第一修行强者,哪个修行者会无动于衷,顾泯虽然是第三境的天才,想来也不可能会如此。


        

“顾先生,放心吧,陛下脸带笑意。”


        

小太监很快开口,声音清脆。


        

顾泯点点头,表达谢意之后,这才踏入那座大殿。


        

东华宫的这座大殿是大祁皇帝闲暇时候过来的地方,平日里不会在这里召见臣子,能够来这里和他相见的,都是十分亲近的人。


        

顾泯和他应该说连见过一面都不算,更妄论亲近,但他还是选在了这里,其实隐约之间,也在告诉着顾泯什么。


        

走进大殿,眼见一旁尚有一道小门,顾泯心知大祁皇帝便在那边,也没有犹豫,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这便朝着那道小门走去,踏入其中,便是一座不大的偏殿。


        

偏殿里布局有些繁琐,花草玉石,瓷器名画皆有,那些丹青圣手的画作挂在偏殿当中,阻挡人的视线,顾泯一时间有些不舒服。


        

等到好不容易才在那些画作之间寻到了一道声音,他才松了口气。


        

那是一道高大的身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气势,并不是修行者的气机,也不是刻意压迫而散发的气息,就是一种自然而然,长期处于高位养成的气态。


        

顾泯明白,那便是传说中的帝王之气。


        

从画作中走过,来到大祁皇帝身后,顾泯看着他,没有什么动作,入宫的时候,已经有人给他打了招呼,面对大祁皇帝,最好下跪问安。


        

顾泯却不这么想。


        

他如果是大祁的臣子,跪下无妨,但他不是,所以他不跪。


        

他是柢山的修行者,不管怎么算,都没有跪的理由。


        

大祁皇帝始终是背影对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用什么气息再来压人,他就是这样立在原地,让人便觉得极有压力。


        

考验已经开始。


        

现在要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修行者,说不定已经跪下,可顾泯只觉得脑子里有些眩晕,之外便没有觉得有些什么不妥的。


        

他始终保持着站立的姿态。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偏殿里变得异常安静。


        

顾泯感觉自己的五官变得极为灵敏,似乎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就连自己的心跳声,也是异常清楚。


        

可就是这样,他都没能听到对面那个男人发出半点声音。


        

他咬着牙,已经做好了再度硬抗的准备,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那股气息忽然消散,大祁皇帝转过头来,对着他赞赏说道:“果然是心志坚定之辈,怪不得能那么快看破幻境,拿到玉符。”


        

声音不大,中正平和。


        

顾泯之前已经看过这位大祁皇帝的容貌,此刻便没有多看,他只是弯腰,小声道:“陛下谬赞。”


        

大祁皇帝摆摆手,“你和朕不是君臣,何必来这一套,今日以修行者的身份对话,也不用喊前辈,就这样聊聊吧。”


        

说着话,大祁皇帝便走到一侧坐下,并示意顾泯也跟着坐下。


        

两人坐在一侧,身前便是摆着的一块如同拳头大小的玉石,玉石里似乎有鸡血流动,看起来极为不凡。


        

“柢山没落数百年,朕每年看下面递上来的折子,都只说柢山人丁凋零,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要断了传承,却不成想,你就在数年前拜入山门,然后一路便震惊了南陵的修行者们。”大祁皇帝果然是脸带笑意的继续说道:“柢山当年是是世间第一剑宗,也是第一大宗,有情有义,和大宁同生共死,只是大宁没了,只有大应和大祁了。”


        

大祁皇帝这句话里有话,顾泯听出来了,他想了想,认真说道:“所以豫皇子相邀,柢山没有推迟。”


        

大祁皇帝微微一笑,“朕知道朕的那个儿子是什么德行,他本来是想走以退为进,不过信寄出去之后,却没想到你如此天才,这才将错就错罢了。”


        

那其中的事情,事实上也就如同大祁皇帝这一句话里的那样。


        

“柢山无剑修,你练剑,谁教的?”


        

大祁皇帝随意开口,淡然道:“宫里有好些剑经,若是需要,等会儿让人带你去选一册。”


        

虽说是两句话,但重点还是在前面。


        

“正是因为无人教我,所以才去剑会观摩,能赢了庚辛剑主梁照,实在是侥幸,陛下之前所说天才,实在是过誉了。”


        

虽说对面这个人就是灭亡南楚的罪魁祸首,但是顾泯此刻也不能表现的有任何的异样。


        

大祁皇帝说道:“既无人教你练剑,你还能有如此成就,便更为了不得了,要不是你有宗门了,朕都想亲自教导你。”


        

大祁皇帝是南陵第一强者,他要是肯传法,顾泯只怕还能往前走很多步。


        

虽说这或许只是客套话,顾泯还是貌似有些惶恐的站起来说了好些感激的言语,最后才在大祁皇帝的示意下重新坐下。


        

坐下之后,大祁皇帝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空气里一下子便凝固起来。


        

“许多人都想到得到朕的友谊,想来你身后的柢山也是,那你呢,想不想?”


        

大祁皇帝缓声开口,言语里有些逼迫的意思了。


        

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却不知道为何要被大祁皇帝挑破。


        

顾泯坦然道:“柢山没落多年,自然想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