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和解药(我会杀了修罗王,继承他的...)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可是……”


        

“没有可是!”


        

“好吧。”


        

苏烟微见好就收,以免逗弄过头,她觉得自己真是坏心思呢!不过,谁让师兄是个老实人呢?逗弄这种老实人最有趣啦!


        

“修罗王生性多疑。”林星河强行将话题拽回来,蹙着眉头说道:“恐怕不会那般轻信于你。”


        

“这个无所谓。”苏烟微满不在乎道,“赌的就是个万一,万一他信了呢?”


        

从这里就能看出,苏烟微其实个赌徒。


        

骨子里天生就有股豪赌的气概。


        

林星河闻言蹙了蹙眉,他还欲说些什么。


        

苏烟微打断他的话,“总之,师兄你就在这安心坐等,师妹我带你飞!”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见她兴致高昂,跃跃欲试,林星河也不好再泼冷水,只得由着她,自家师妹行事还是有分寸……的吧。


        

有分寸个屁!


        

事实证明,苏烟微做事比谁都没分寸,胆子大滴狠,狂滴狠。


        

次日。


        

瑟岚前来接苏烟微前去见修罗王,她看着苏烟微一脸清清爽爽泰然自若的模样,挑了下朱红的唇,“看样子,你已有应对。”


        

苏烟微也不和她见外,这位魔族大统领心思也不见得单纯,直接说道:“一会还需大统领适时帮衬下。”


        

瑟岚听后眉头上挑了下,玛瑙红的眼眸看着她,轻笑了声。


        

未答应,也未拒绝。


        

……


        

……


        

“王上。”


        

瑟岚带着苏烟微前来面见修罗王,“人已带来。”


        

站在她身后的苏烟微大大方方的抬起头,打量上方的修罗王,这位新任的雪域魔王,头上没长角,半张脸颊覆着暗金色的魔纹,相貌英俊透着股冷酷阴邪,身形高大英武,包裹在玄黑的战甲下,比起王者更像是一名武将,他的眼睛是暗金色的。


        

苏烟微只看了一眼修罗王的眼睛便移开了视线,修罗王最厌恶的便是别人盯着他的眼睛看,那双眼睛是他血统不正的证明,他平生最在意的便是血统出身。


        

修罗王所属的修罗族与罗刹族的始祖是一对姐弟,皆是天生天养的上古魔神,罗刹为长姊,修罗为弟。晚出生的修罗处处不如长姊,罗刹能在上古魔神横行统御四方天地最强盛的纪元,闯下一方疆域,得封罗刹王,可见其实力强横。


        

而修罗只能位居罗刹之下,为其麾下大将。


        

罗刹族的眼睛是纯正的金色,修罗族则是暗金色。


        

这不同的眸色似乎在预示昭告着修罗永远要在罗刹的光芒之下,为罗刹的光芒所掩盖。


        

修罗王一直以来都耿耿于怀自身血统出身,不愿屈居罗刹王之下,在罗刹王陨落之后,迫不及待自立为王。


        

↑苏烟微听完这些之后大为惊奇,倒是没想到罗刹王和修罗王还有这番渊源,还是对难兄难弟呢!


        

自上古魔神远走他界之后,少数留在此界的罗刹、修罗族的族人也因天地大变不再适合魔神生存而逐渐陨落,最后只剩下罗刹王和修罗王两根独苗苗。


        

如今罗刹王也没了,罗刹族就只剩下林星河这一根独苗了。


        

若非如此,修罗王也不必想出催生催育这个神奇的点子了。


        

——


        

“这就是林星河看上的女人?”


        

坐在上方王座上的修罗王站起了身,暗金色的眼眸挑剔地看向下方的苏烟微,“和他爹一个样,眼睛不好使。”


        

苏烟微:草!


        

这厮会不会说话啊!


        

狗嘴吐不出象牙,开口就欠揍!


        

修罗王看向下方苏烟微的眼神特别嫌弃,“你也是没用的!这么久了,还没能把那小子给骗上了。”


        

此上做动词用。


        

苏烟微:……


        

不、不愧是魔族!


        

开口老劲爆了。


        

“这,”苏烟微秉持着魔族女子的人设,开口就是甩锅:“王上有所不知,人族那些个名门正派弟子,各个都是以正人君子标榜,虚伪的很!不似我们魔族遵循本性,奔放自由。”


        

这话修罗王爱听,一切诋毁抹黑他对家的话,他都爱听。


        

“此言有理。”他颇为赞同道,“但,魔宫不养废物!”


        

修罗王话锋一转,暗金色的眼眸气势迫人盯着她,居高临下冷酷无情说道:“你若做不到,那便换一个人。”


        

“在魔宫,废物只有被销毁的下场!”


        

冷酷残暴魔王人设不崩,苏烟微在心下赞道,不愧是能够熬死上任罗刹王上位的修罗王,这就开始威胁起她一个弱小无辜的魔族弱女子。


        

时刻不忘魔族弱女子人设的苏烟微,适时的摆出一副瑟瑟发抖,惶恐不安的模样,颤声说道:“我、我会努力的,只是、只是他不配合,我也没办法啊!”


        

“他不配合,难道你就不会强上吗?”修罗王一脸嫌弃地看着下方只会发抖害怕的女子,实在不解林星河和他老子怎么会喜欢这样无用废物,“他不是喜欢你吗?你给他下药,迷昏了他,到时不就任你所为。”


        

苏烟微:草!


        

你们魔族好刑啊!


        

这得判多少年?


        

“可是王上……”苏烟微抬起头看着他,弱弱地提醒道:“这个,一次不一定能中啊!”


        

“这次若是没中,那、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啊!”她说道,“要可持续发展啊!”


        

修罗王:……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废物!”


        

修罗王看苏烟微的目光更加鄙视了,“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苏烟微就很想提醒他,但凡懂点生理知识的就该知道,这种事情废的到底是谁。


        

呵,男人!


        

这不行,那不行。


        

修罗王耐心告罄,“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换个人!”


        

呵呵哒!


        

苏烟微心下翻了个白眼,面上弱弱地提醒道:“王上,换个人也不一定行啊……”


        

修罗王脸上已浮现不耐,眉宇狂躁。


        

“我有个办法或许可行……”苏烟微趁机说道。


        

修罗王目光盯着她,“说!”


        

“想要虏获那位的真心,唯有一个办法取信于他。”苏烟微小声地说道,“这些日子我亦并非是一无所获,他一直苦于亡母遗物的下落……”


        

修罗王盯着她的目光越发凌厉,压迫感如山峰坠下。


        

苏烟微硬着头皮,扛着压力,颤颤巍巍道:“我愿为王上分忧!”


        

修罗王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逼人盯着她。


        

一时间,空气里寂静无声。


        

空气宛若绷紧的弦。


        

压抑,沉默。


        

站在一旁瑟岚适时开口道:“太子防备警惕心重。”


        

修罗王闻声,这才收敛了身上杀气。


        

他目光看向下方瑟岚,说道:“你也赞同她?”


        

“她死了,恐难再找到第二个取信于他之人。”瑟岚面色不为所动,“适得其反。”


        

修罗王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目光看向苏烟微,沉声说道:“你不怕死?”


        

“我更害怕苦!”苏烟微情真意切说道,“我不想再回去雪域,不想再回到从前!”


        

她脸上是深深地惶恐和惧怕,明亮的目光盯着上方修罗王,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表情逐渐变得坚定,语气决然,“为此,我什么都愿意做!”


        

修罗王盯着她许久,而后说道:“将这个吃了!”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漆黑丹瓶丢给下方苏烟微,“吃了它,本王就信你。”


        

苏烟微接住这个丹瓶。


        

因视角原因,她没有注意到,瑟岚在修罗王丢出这个丹瓶时,脸上那瞬间的神色。


        

一闪而过,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瑟岚垂下眼眸,再睁眼时,玛瑙红的眼眸里一片平静,已无丝毫波澜。


        

苏烟微收握着这个漆黑丹瓶,心道果然和师兄说得一样,生性多疑。


        

不过,我会怕吗?


        

或许从前会怕,但现在百毒不侵苏烟微,无所惧怕!


        

她二话不说没有丝毫犹豫,将丹瓶打开,倒出里面的丹药,一颗漆黑散发着不详气息的丹药往嘴里塞去。


        

修罗王看着她的举动,哈哈哈大笑,脸上狂躁一扫而空,“好好好,本王信你!”


        

从方才起就一直盯着苏烟微举动的瑟岚,垂下眼眸。


        

没有注意到她此刻的异常。


        

她艳丽的脸庞没有丝毫情绪,身体绷紧如弦,牙关咬紧。散落在耳畔的发丝,挡住她的半张侧脸。


        

“将这个拿去给那小子,他会感激你的。”修罗王将一卷画轴丢给她,心情颇为愉悦道:“再给你一个月,若是做不到……”


        

“魔宫不留废物!”


        

——


        

苏烟微手里拿着这卷画轴,心情也十分愉悦,她跟在瑟岚身后往外走去。


        

离开王殿。


        

瑟岚一路无言走在前面,苏烟微也抱着画轴开开心心跟在后面。


        

“你很高兴?”


        

瑟岚忽地开口道。


        

“还行吧。”苏烟微抬头看着她,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语气轻松说道:“方才还要多谢你。”


        

瑟岚就很懂她,没白暗示她,她适时的开口打消了修罗王对她的疑虑和杀意,助攻了一把。


        

“修罗王是个多疑的人。”瑟岚说道。


        

这已经是苏烟微从不同的人口中听到的相同的话,她看着前方瑟岚。


        

“他绝不会将重要的底牌交给别人。”瑟岚看着她说道,“你信不信,他手中还捏着其他的遗物?”


        

苏烟微:草!


        

我信啊!


        

那老不死的不讲武德!


        

苏烟微觉得这还真是修罗王干得出来的事情,虽然卑鄙,但是有用!


        

“你以为你得偿所愿了,实则不过是中了他的计罢了。”瑟岚语气嘲讽道,“天真的是我们。”


        

苏烟微看着她,看着这个强大的无坚不摧没有漏洞的魔族大统领罕见的真情流露。


        

这是真,还是做戏?


        

厉害的是如此,可悲的亦是如此!


        

“那么敢问大统领,有何提点?”苏烟微看着她,“教教我呗!”


        

瑟岚看着她自嘲笑道,“提点不敢当,只不过是有求于人罢了。”


        

来了!


        

重点来了。


        

苏烟微精神一振,不动声色说道:“大统领这般人物,还需求人?”


        

“你不必如此,我这个大统领在你面前可没丝毫排面。”瑟岚说道,这语气倒是有几分心灰意冷之味,“自是身不由己。”


        

苏烟微逐渐品出些味来了,瑟岚一路以来对她处处提点遮掩,绝非好心不图回报,眼下正是她索取的时候,“哦?”苏烟微目光盯着她。


        

“我见你方才没有丝毫犹豫吞下噬心丹,可是有所依仗?”瑟岚话锋一转问道,目光灼灼盯着她,玛瑙红的眼眸里满是烈光。


        

就像是曜日下的红钻。


        

灼灼耀眼。


        

苏烟微看懂了她眼中的光,那是……强烈渴望求生的不屈意志。


        

一瞬间,苏烟微什么都懂了。


        

“恭喜,答对了!”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苏烟微看见了,更为璀璨热烈的光芒,像是升空的焰火,瞬间照亮了无边漆黑的夜幕。


        

“解药!”


        

瑟岚艳红的眼眸盯着她,一字一句说道:“给我解药,我给你们想要的!”


        

苏烟微同样看着她,“你如何给我们想要的?”


        

“我会杀了修罗王,继承他的所有。”瑟岚毫不犹豫说道,“我与他不同,我对罗刹族的秘宝毫无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