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商娇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请自来

        

,农门商娇


        

只是连他也没料到霍今辕好像在这世上彻底消失了一样,不曾留下一丁点蛛丝马迹,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


        

“你确定他没去燕国?”司徒兆仍是不死心。


        

“确定,霍将军在代州便失去了联络,好像,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司徒兆心头一紧,无力地示意他退下,但又犹豫了,“查,继续查,一定要查到他的下落,一定要。”


        

“是。”


        

霍祈靖也终于收到了一个好消息,他三叔没出陈国。


        

“这不是好消息,他本该在燕国的。”霍祁绵的心骤然一沉,渐渐散发出绝望的气息,握着茶杯的手微微抖了抖。


        

她用左手握着自己的右手,仍是无力,晃了晃才放下了茶杯,“谁查到的消息?”


        

“对方没有留下姓名,不过他既然知道霍家的联络方式,应该是霍家的人。”霍祈靖犹豫了一下,握紧了她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其实上次来我们家的人是霍白雪,她是来救我爹的,她说太叔公梦见我爹遭遇不测,我怕皇上会怀疑所以没和其他人说。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你知道的,藏宝图的事情皇上一直耿耿于怀,不过现在皇上已经不再怀疑我们霍家,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消息估计是她留给我们的,只是除了这个消息外没别的线索了吗?”霍祁绵勉强一笑,努力压下眼底的酸涩。


        

霍祈靖猛然想起那算命先生的话,他三叔今年好像有个劫难,之前不信,如今暗道不妙,却是不敢显露半分,“不会有事的,白雪她那么厉害,她一定可以帮得到三叔的。”


        

“但愿如此。”霍祁绵苦笑。


        

霍今辕的失踪并没有传出去,也为了不传出去,霍祈靖的婚礼如期举行,对外宣称霍今辕在外办事赶不回来。


        

办什么事是秘密,霍祈靖的婚期却不是秘密,这理由有些牵强,只是这里面有司徒兆在,没人敢质疑。


        

司徒兆也终于收到了班显的回复,藏宝图是拿到手了,但是他也说了这复制的藏宝图没什么用,缺了关键的线索,因为藏宝图似乎另有机关,只是他们尚未参透。


        

看着手里的藏宝图,没了国师的专属图案,突然没了心动的感觉,司徒兆黑着脸,把它收好,只是不再贴身带着。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若他们参透了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霍家里,霍夫人和霍祁媛她们在大厅等着新娘子和新郎官。


        

新婚的小夫妻也起得很早,在她们刚刚坐下没多久两人便出现了,一个春风得意,一个含羞带怯。


        

霍夫人带着他们去祭拜霍家列祖列宗,以告慰霍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保佑他们可以给霍家开枝散叶。


        

从家庙里出来,霍夫人才喝了儿媳妇敬的茶,儿媳妇是她挑的,儿女都一致同意的,自然是满心欢喜,没有刁难。


        

霍夫人把婆婆传给她的手镯给了新娘子。


        

新娘子则是送了一条抹额给她,抹额是用金色锦缎做的,上面绣了红牡丹,以红玉做点缀,看上去十分华贵但又不会夸张。


        

霍祁绵收到的是点翠花钿,样式十分别致。


        

而霍祁媛收到的则是一支珠钗,花样上镶嵌着红色玛瑙,流苏则是用粉色小珠子做点缀,像待嫁少女的热情与娇羞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吗?”霍祁绵看着手里的花钿,好奇地问。


        

“抹额是我亲手做的,玉石和花钿还有珠钗是我画了花样找珍宝轩的老师傅做的。”新娘子忐忑不安地回道,却又不敢问有什么不妥。


        

“我很喜欢。”霍祁绵笑了笑,“若有兴趣的话可以给我画些花样,绣坊那边也该出些新款了,我高价收购。”


        

新娘子又惊又喜,却是没有马上答应,而是不知所措地看着霍夫人。


        

“你啊,什么时候都惦记着你那点生意。”霍夫人又好气又好笑的,“亏不了的,一家人还能不帮你不成,若是不答应我担心你连饭都吃不香。”


        

新娘子这才冲着霍祁绵点了点头。


        

“嫂子,你绣工这么好,能不能教教我?”霍祁媛亲热地挽着新娘子的手,撒娇道。


        

“教你可以,帮你是绝对不行!”霍夫人斜睨了她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霍祁媛背着她做了个鬼脸,能帮忙绣一针是一针。


        

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新娘子忘了拘谨,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过了早点。


        

只是众人尚未散去,班灵蕊却是不请自来。


        

但她没有走进大厅,而是在外面等着。


        

一时间霍夫人和霍祈靖他们都忘了该作何反应,虽然人站在他们面前,但总感觉这人不够真实。


        

“娘?”霍祁绵眨了眨眼,确定是她亲娘没错,但见她严肃且有冷冰冰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新娘子下意识的望了霍祈靖一眼,后者拍了拍她的手,晚点再和她解释。


        

“你跟我来。”班灵蕊不想和她解释那么多,转了个身然后说道。


        

霍祁绵赶紧起身追上她。


        

霍家花园里,班灵蕊看着霍祁绵,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你爹被国师抓了,他想要回这东西,还有你,娘做不了你的决定,所以只好来让你自己做这个决定。”


        

“他在那?”霍祁绵听到这消息,心头一紧,随即释然,担忧成了现实,但知道她爹应该暂时无碍,她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班灵蕊望着她,摇了摇头,她又后悔了,在这之前她反复思量,选择了又后悔了,却是不知不觉来到了这里。


        

或许连她都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娘,我们别无选择了,是不是?”霍祁绵抱着她,她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你会恨我吗?”班灵蕊忽然问。


        

为什么恨她?


        

她连理由都不敢说出来,哪怕她在心里面想过这个可能。


        

那些人不是销声匿迹,而是一直在虎视眈眈。


        

她问过自己为了灵石放弃霍今辕会不会太残忍,但要她放手让女儿去救她爹她更加于心不忍,她情愿自己前去。


        

但是她在那儿等了很久却是没有等到接应她的人。


        

北海之上神龟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