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婚后爱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番外四(迎接新生命...)

        

秦墨岭静不下心来加班, 几次试图把上半年几个事业部的报表看完,看着看着就走神。


        

他放下鼠标,到楼下拿了喷壶给简杭养的花花草草浇水。


        

正浇着不知道是月季还是玫瑰, 他突然想起还没跟父亲分享喜悦。父亲忙,平时几乎不看家庭群。


        

秦墨岭放下喷壶,给父亲发了一条消息:【爸, 我和简杭有孩子了, 今天刚在医院确认。往后我也是位父亲了。】


        

十几分钟后, 父亲回过来:【恭喜。三十多年前, 我跟你现在是一样的心情。】


        

难得,他跟父亲能心平气和地聊天。


        

父亲:【你结婚那天,我跟你妈妈回家后, 把我们当年结婚的录像找出来看,又看了一些你小时候的照片和视频。本来都不记得你出生时的一些事, 看了照片, 什么都想起来。】


        

也球回机为人父的停悦


        

【你当初打电话给我,暗示想第二次跟简杭见面, 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你说你要不坚持, 你现在哪有机会跟我交流当了父亲的心情?】


        


        

他不承认:【我什么时候暗示您了?】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父亲:【行了, 我是你爸, 你心里想什么我还能不知道?】


        

既然嘴硬不承认, 他就好好跟他说道说道:【当初你那个联姻对象,我们两家都开始商量你们结婚的时间, 结果那丫头看上的是你死对头, 跟你死对头在一起了。按理说你死对头抢了你要结婚的对象, 你不得气死?毕竟在外人看来你作为男人的脸都丢尽了。结果我没见你生气,还成天嘻嘻哈哈的。】


        


        

父亲:【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听说你还买了好几本书送给你死对头, 诅咒他失恋,叫什么《分手后成为更好的自己》、《失恋男人必读的200个励志小故事》,还有一本叫什么我忘了。你这不是纯粹吃饱撑的吗?】


        

那个联姻对象,也是小时候认识,长大后不止一次在家宴上见过,他依旧在正式见面那天,找了个理由没去。


        

他联烟对象]简后来地


        

父亲接着道:【你如果真想把人抢回来,用得着送失恋的书?你直接宣布和那丫头的婚讯就行了,那丫头的父亲一直看好你,什么主动权都掌握在你手里,你干了什么?你除了买书送书,你什么都没干。】


        

【你那会儿就是游戏人间,你对什么事上心过?】


        

秦率没反


        

父亲继续:【你被简杭放了鸽子,你还在你爷爷奶奶跟前吐槽简杭。以你的性格,就算被女方放鸽子,你不可能吐槽人家,直接冷处理,不会再往来。】


        

结果过了很久,儿子打电话给他,跟他专程说了这事。成年后,儿子再也没对他说过无关紧要的琐事。


        

简抗这事是第


        

他直接点破儿子:【你找我之前,肯定暗示过你妈妈,但她没能理解你什么意思。你没办法,只能来找我。】


        

他听说简杭又是儿子小时候认识的姑娘,旋即明白儿子心里想什么,不管相亲成不成,儿子想见简杭一面。


        

于是他给老爷子老太太打电话,没说是秦墨岭的意思,只说秦墨岭不小了,婚事赶紧定下来,简杭就不错,上次因为生病没见成,等病好了再安排见一见。


        

老爷子和老太太本来就喜欢简杭,有了他的支持,老爷子更有底气。


        

然后才有了第观面


        

父亲:【我刚才把聊天框清空了。放心,除了我跟你,没第三个人知道,我连你妈妈都没告诉。】


        

秦墨岭:【谢谢爸。】


        

当初被简杭鸽了后,他没想过跟她还会有下文,冷静过一段时间后,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想见见她。


        

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放不下。


        

他知道简杭没看上他,不然她不会放他鸽子,所以即使简杭答应了第二次见面,他也没抱希望,以为她是被陈老师逼得没办法,迫不得已跟他见个面。


        

见面那天,简杭如约而至。从她脸上还能看到小时候的影子,但性格跟小时候一点不像,时隔二十多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简杭本就对他无感,他也不可能上赶着讨好她。那次见面,没聊几句,只喝了一杯咖啡。


        

没想到的是,见面回去后,简杭居然答应了结婚。


        

她说想结婚,他就同意了。


        

婚后,他总是不自觉地就想对她好一点,事事迁就她。


        

至于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也说不清道不明。


        

父亲说得对,在遇见简杭之前,他一直游戏人间,除了事业外,他对婚姻对感情从来没上过心,有点时间不如玩车。


        

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是一个好丈夫,能经营好一段婚姻。


        

他自己也不清楚,在爱上简杭前,他对婚姻负责对她好,是因为妻子是她,还是原本他就能做到这样?


        

应该是前者。


        

父亲的消息又进来:【好好珍惜孩子从出生到两三岁前的这段时光,等孩子开始叛逆会顶嘴,到了狗都嫌的年纪,有你头疼的时候。当然,希望你比我运气好,孩子懂事听话,不让你血压高。】


        

秦墨岭:“......”


        

这是在内涵他小时候不听话。


        

父亲:【我忙了。】


        

秦墨岭没清空对话框,但把父亲说他‘嘻嘻哈哈’那条删去,太有损他形象。虽然他小时候的形象在简杭那里已经一落千丈,但还是想尽力抢救。


        

锁屏手机,他接着把剩下的绿植浇完。


        

秦墨岭回到主卧,简杭早已睡觉,她现在睡得早起得晚,中午还要睡一个钟头午觉。


        

洗过澡,他正擦头发,简杭喊他:“老公?”


        

秦墨岭快步出去,“是不是要喝水?”


        

简杭摇摇头,“不喝,我睡醒一觉了,几点了?”


        

秦墨岭看时间,“十一点。”


        

简杭坐起来,拿过他手里的毛巾给他擦头发。


        

“你加班加到现在?”


        

“没。”


        

他实话实说:“看不进去。明天早起去公司看。”


        

秦墨岭看着她的眼,情不自禁低头亲她。


        

简杭微微偏头,“我帮你擦头发。”


        

他的唇还是追过来,在她唇上厮磨。


        

--


        

十一点二十,秦醒又发消息给林骁:【什么时候回来?】


        

他此刻在林骁家,坐在客厅百无聊赖等人。


        

林董和林太太度假去了,家里只有阿姨在。


        

林骁没回消息,越野车开进院子。


        

他加过班跟周义回家拿了手办,耽误了一个多钟头。


        

停好车,他拿着两个绝版手办,吹着口哨进屋。


        

秦醒从沙发里起来,“你爬回来的呀?”


        

林骁捧着手办,嘚瑟地扬扬下巴,“就说羡不羡慕吧!这一版你都没有。”


        

秦醒本来还有点犯困,看到这个绝版手办,突然来了精神,“哪来的?”


        

“薅了周义的羊毛。”他去冰箱拿了两瓶饮料,扔一瓶给秦醒,以为秦醒来找他打游戏,“走吧,去楼上。”


        

他把手办揣兜里,以防秦醒羡慕嫉妒恨直接上来抢。


        

因为他就试图抢过秦醒手办,没抢到还挨了一顿打。


        

“我爸我妈最近都不在家,要不打个通宵吧,反正明天周六我休息。”


        

秦醒心不在焉喝着汽饮,“我来不是打游戏。”


        

林骁条件反射般捂住裤子口袋,不能让秦醒逮到机会抢。


        

他警惕地瞧着秦醒,“你不打游戏,你到我家干嘛?”


        

秦醒:“找你商量怎么办生日趴。”


        

林骁狐疑:“你上个月不是刚办过生日趴?”


        

“不是我,是给我嫂子办。”


        

“老大的生日趴也是该秦墨岭办,你操哪门子心。”


        

“我哥被会所封杀,你忘了?”


        

是有这么一回事。


        

谁让秦墨岭和蒋盛和逮到人就坑。


        

到了书房,林骁开电脑,他书房的书不多,电脑摆了好几台,专门用来打游戏。


        

秦醒往沙发上一坐,“你不用开我那台,我不打。生日趴办不好,我不好向我哥交代。”


        

林骁倚在椅背里,“你找我能商量出什么?不如找个策划公司。”


        

秦醒抿了一口汽饮,想着怎么开口,“先跟你说件事。”他表情严肃。


        

林骁时刻警惕,“你有点不正常。”


        

秦醒拧上汽饮瓶盖,“就在今天下午,你有了一个妹妹,也可能是弟弟。”


        

林骁:“......”


        

他目瞪口呆,下巴差点被惊掉。


        

“合着...合着我妈和我爸不是去旅游?”


        

“我妈今年都四十九了呀。”


        

“我爸,我爸都五十二了。”


        

“我...太神奇了,我的妈嘞,我居然,我居然有二胎妹妹了。”林骁兴奋地语无伦次。


        

秦醒:“......”


        

“我说你今天怎么神神秘秘的,等了我这么长时间都没不耐烦,来我家还不打游戏,原来。”


        

“原来我爸妈找你来给我做心理辅导。”


        

“他们还怕我不接受这个二胎妹妹还是怎么了?我巴不得有一个弟弟妹妹,我就不用结婚了,我把他们当自己孩子养。”


        

秦醒没想到他这么能发散思维,“不是你亲弟弟亲妹妹!我哥和我嫂子有孩子了,你不是喊我嫂子小姨?你小姨家的孩子不就是你弟弟妹妹?”


        

林骁:“......”


        

他扶额,笑得像个傻逼。


        

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他起来踹了秦醒两脚,“你一次性把话说完会死啊。”


        

笑够了,林骁问:“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秦醒:“我本来只打算送我嫂子两个手办当生日礼物,现在又有了弟弟或是妹妹,我觉得两个拿不出手,找你商量商量。”


        

林骁二话没说,到书架上拿了两个自己最喜欢的手办,凑上从周义那里薅来的两个,“你那里有两个,正好凑六个,再定制个好一点的盒子,装一起送给老大。到时你跟老大说,两个绝版是周义送的。”


        

秦醒突然很惭愧,他打算等林骁生日时,自己割爱两个给林骁。


        

--


        

简杭生日那天,秦墨岭时隔半年,终于重新踏进他自己投资的会所。蒋盛和也沾简杭的光,有机会走进人渣的包间。


        

渣男伴郎正在洗牌,手速快到晃眼,他撩了撩眼皮,“你还敢来。”


        

蒋盛和在他对面坐下,幽幽道:“你们没意思,输不起。”


        

等秦墨岭牵着简杭过来,蒋盛和跟他们已经开了牌局。他们说好不要被蒋盛和激将,结果还是跳进了坑里。


        

这局蒋盛和赢,输的人要替他喝三个月的汽饮。他把赢到的这个机会送给了秦墨岭,当作简杭的生日礼物。


        

又到了吹蜡烛许愿的时候,简杭今年的愿望有很多,希望宝宝健康,希望四部汽饮的营收更上一个台阶,希望秦墨岭的所有愿望都实现。


        

而秦墨岭今年的愿望只有一个,希望她开心。


        

过了生日月,简杭的妊娠反应开始严重,一直持续到四个半月才有所好转。


        

整个孕期,她的饮食都是由秦墨岭照顾,只要不出差,早晚两餐都是他亲自下厨给她做。


        

预产期的前五天,简杭开始休假。


        

那天是周六,秦墨岭上午加班,中午离开公司去了一趟商场,有些东西还是自己准备的有意义,他给宝宝买了一些衣服和用品。


        

回到家,简杭正在院子里散步,她在房间里待着感觉有点缺氧,在花园里走走能舒服一点。


        

秦墨岭提着几个购物袋下车,“又不舒服了?”


        

“还好。”简杭托着肚子走过来,“你买了什么?”


        

“宝宝的衣服。”


        

“家里准备了好多,耿姨都洗过了。”


        

“这是我们俩给孩子准备的,不一样。”


        

他俯身,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亲了下,亲的时候正好胎动,咕咚一下。


        

到现在他还记得第一次感受宝宝胎动的那一幕,他手覆在上面,小家伙顶了他一下,那一瞬联动的好像是他跟简杭的心跳。


        

秦墨岭把宝宝所有的用品消了毒,把小衣服手洗晾晒,简杭在旁边帮忙把洗好的衣服撑平整。


        

他跟简杭第一次做这些,这一刻,对宝宝所有的爱才具体。


        

春日里阳光和煦,次日,所有衣服晒干。


        

简杭把小衣服收进来叠整齐,刚叠了两件,肚子突然一阵缩痛。


        

“老公!去医院啦。”


        

秦墨岭在隔壁加班,几乎是跑着进来。


        

简杭还算镇定,把所有衣服叠好。


        

去医院的路上,简杭紧攥着秦墨岭的手转移疼痛,她算是能忍疼的,但这种疼实在受不了。


        

她靠在椅背里,偏头看秦墨岭,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老公,你看我都疼成这样了,你跟我说句实话。”


        

秦墨岭擦擦她鼻尖的汗,“你说。你想听什么实话?”


        

简杭:“你小时候有没有让我帮你写语文作业?”


        

秦墨岭:“......”


        

他明显迟疑了一下,简杭大概有数,“你别纠结了。”


        

秦墨岭笑,坦诚道:“我当时确实想让你帮我抄几首古诗,你说字太难了,你不会写,说等过两年长大了再帮我写。”


        

简杭:“......”